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六)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写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梳头发的声音)
盯————
“……”(— —)
盯————
“……”(lll — — )
日雨停下她正在打理着齐直刘海的手并放下梳子,看向一旁的狐之助。
“我说狐之助啊,你能别老盯着我看吗?”
“不行,说不定下一秒您就会倒下了,我必须分分秒秒盯住您。”
“我都说了我感冒已经好了呀,话说感冒怎么可能会倒下啊,又不是灵力使用过度。”
日雨一边哭笑不得地说道一边慢慢站起,随后便绑起头发和撸起袖子。
“审神者?您要做什么?”
“当然是要打扫房间啦,因为这件房间也有一段时间没用了,所以到处都是灰尘,而且也得好好整理一下前任审神者的东西。”
“原来您是一个这么爱打扫的人啊。”
“不,我本来是个蛮懒惰的人。“
“?那您现在……”
“我只是看不惯有灰尘之类的东西罢了,别在意别在意,比起这个,我记得你今天不是有事要去时之政府那边吗?去吧,我一个人没关系的。”
“…好吧,请小心一点哦。”
“嗯,知道了。”
日雨目送狐之助离开后,重新转身看向房间。
“那么,开始吧。”
————————————————(两个小时后)
“好了,这样就是最后的了。”
日雨把书柜上的最后一本书放进几乎已经塞满的纸箱后,再盖起来,房间的整理就已经结束了。
“终于完了———累死人呐————”
日雨伸了伸懒腰后,便累得虚脱地趴在纸箱上。
话说回来,前任审神者房间的东西都是一些跟花和练剑有关的呢,虽然之前有听狐之助说过前任是一位个性很冷漠安静的男生。而最后则是被三日月宗近亲手杀了……明明三日月宗近看上去还挺文静的,还真意外啊…
(开门声)
“审神者大人,我送饭才来了。”
“哇啊!?你是!歌!歌,歌…歌…………啊!歌鲜兼顶!”
“才不是!!!那是什么名字啊一点也不风雅!!!”
“诶?说错了?”
“废话!只有歌和兼是正确的读法!我是歌仙兼定!!”
“啊……差不多啦。”
“差了一千三百八十点啊!真是的,总而言之请吃吧,虽然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怎么突然做饭给我?”
“小夜和五虎退很担忧的跟我说「审神者大人煮的东西一点也不能养好精神,请你做一点食物给她吧。」不过我也很久没这么做料理了,味道还请不要嫌弃。”
我看着卖相极好的饭菜,便经不起诱惑的拿起筷子,并夹住一些肉片配上白饭吃了下去。
“……”
“审,审神者大人?”
“…………”
“也,也不至于难吃到哪里去吧?”
“好……”
“?好?”
“好……好好吃啊啊啊啊!!!这种味道,是好久没吃的居家饭菜的味道啊!真是太好吃了!切得不大不小的肉片炒得刚刚好,配上热腾腾的白饭!这种简单的料理居然可以做的这么好吃!歌仙你简直是神啊!”
歌仙看着罕见露出笑容的日雨,不禁愣了一下。
“你,你喜欢就好…”
单凭这种简单的料理也能吃得这么香,而且这家伙难道忘了这里是暗黑本丸吗?就没想过我会在料理上下毒?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是夸张的反应啊,不过……偶尔,偶尔的话,也不坏。
—————————————————————
“那个,请等一下!”
狐之助指着纸上写着的东西,然后发出疑问。
“这个…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纸上写着:今晚负责待寝XXX本丸的审神者的刀剑男子「今剑」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五)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审神者,审神者,是时候起床了哦。”
狐之助用它毛茸茸的双手摇晃着还在睡觉的日雨,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日雨丝毫没有睁开眼睛的打算。
“审~神~者~现在都快早上八点了。”
“嗯……再多一个小时…”
“怎么可能啊!快起来啦!要不然我可是会生气哦!”
狐之助看到日雨躺得越来越舒服,便思考着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日雨起床。结果它貌似想到了什么一样悄悄地靠近日雨的耳朵,轻轻的说道。
“再不起床的话,我就把您书柜的漫画烧掉。”
“纳尼!?不要啊!!”
“早上好,审神者,今天也努力执行审神者的工作吧!”
“我勒个去…你这叫人的方式是从哪学来的?”
“跟同事学的。”
狐之助笑眯眯的回答疑问,日雨只能无奈地乖乖洗澡梳洗换好衣服,然后和狐之助商量今天要做的事情。
“切,什么执行审神者的工作啊,说的到简单,他们一点也不愿意接近我啊,连给他们治疗也不愿意。”
“不过粟田口短刀之一的五虎退有比较亲近您,加州清光也是有给您忠告,论时间,这还算不错的成绩哦。”
“呵呵,最好是啦,没被他们一刀砍了就算不错了,总之今天……就先打扫本丸吧。”
“哦,不错呢!那么得先去找扫把之类的东西。”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走吧!”
日雨和狐之助从本丸的仓库拿到打扫用的东西之后便决定先去打扫厨房,打扫干净了还可以顺便煮一些水煮蛋来当早餐吃。
日雨可能是太投入在打扫上了,导致她完全没注意到厨房门外,有人一直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这是在大扫除啊……真意外,还蛮勤劳。
“清光?你在做什么?”
“哇啊!!什,什么啊,是安定啊,别吓人呐。”
“是你自己被吓到的吧?话说你在看什么?”
安定看了一眼厨房内的日雨,再看向清光。
“你很在意她吗?”
“……也不算在意,只是好奇罢了。”
“别因为她给你疗伤就放松警惕,也别忘了过去审神者都是怎么对自己的。”
“放心吧,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是吗?……那走吧,别管她了,。”
“嗯。”
———————————————————————
“啊———花了几乎半天的时间,终于把本丸打扫得差不多了,都快累垮了啊。”
“辛苦您了,审神者。”
“我说狐之助啊,你就没办法变人形来帮我吗?”
“没办法啊,我只是一只管狐呀。”
(下雨声)
“…下雨了……啊——我不是很喜欢雨天呐,下雨声很吵而且到处都会湿湿的。”
“明明您的名字带有雨欸?”
“对啊,如果取给我这个名字的外公知道我讨厌雨天会怎么想呢?”
咚咚咚———
“嗯?脚步声?从哪里来的———我勒个去去去!!五五五五五虎退!?你怎么了啊?!”
日雨转身看到五虎退后就突然变得很慌张无措,因为五虎退哭得稀里哗啦。
“审,审,审神者大人……呜,呜呜呜……”
“怎,怎么了啊?五虎退,长鱼尾纹了?头发掉了?还是生斑纹了?”
“审神者,请您冷静一点,以上的事情都是不可能发生在刀剑男子身上的,而且您说的都是进入中年期会发生的症状,五虎退还是短刀啊。”
“小,小夜,小夜君就快死掉了……怎么办啊…”
“小夜?”
“是指短刀,小夜左文字吗?”
“短刀……啊不就是小孩子吗!?”
日雨听完狐之助的说明后便蹲下来,面对着五虎退并一边衣袖轻轻拭擦眼泪一边说道。
“五虎退,你先冷静下来,他不会有事的,所以带我去小夜君那里,好吗?”
“嗯,嗯!这里!”
日雨和狐之助跟着五虎退走,走到一间房间,打开房门后,里面一共有四把刀剑们。
“喂,我从五虎退那里大概知道怎么了,那个叫小夜的短刀在哪里?”
房内的刀剑们没有回答日雨,反而都戒备了起来,这让日雨不禁感到生气。
“回答我!”
刀剑们和狐之助都因为吓到而身体抖了一下,随后,有两个人向日雨跪了下来。
“审神者大人,请您治好小夜吧。”
“拜托您了,若是您治好小夜,我便愿意服侍您。”
“审神者,这两位分别是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是小夜左文字的兄长,所以您———”
“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那边那个蓝毛的和粉毛的!给我让开!给我看一下病人!”
生气到极点的日雨直接大声说道,这让狐之助和在场的刀剑们再次吓了大一跳。江雪和宗三抬起头识相的让开,让日雨坐在中间,日雨也终于看到病人了,叫作小夜的短刀脸很红,流了很多汗,看上去很痛苦的喘气。
“谁都好,给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那,那就我来吧。”
“审,审神者,这位是粟田口短刀之一,药研藤四郎。”
可能是因为被日雨吓到的缘故吧,药研和狐之助讲话都有些害怕和口吃。
药研:这个审神者生气起来比前任审神者生气起来还要恐怖啊…( ・_・ )
狐之助:第一次见到审神者大人生这么大的气,好恐怖呀……。゚(゚´Д`゚)゚。
“小夜这个病是从前天早上就这样了,但因为我们刀剑本来就是用火炼出来的,所以摸不出什么温度来,不知道要给小夜吃什么药也不敢乱给吃,就变成这样了。”
日雨听完药研的解说后便摸上小夜的额头。
——好烫啊……
“小夜左文字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症状?比如咳嗽什么的。”
“有,而且有时候还咳嗽得很厉害。”
或许是担心小夜,一位紫发的刀剑替药研回答了。
“这位是歌仙兼定,是———”
“狐之助你先闭嘴。”
“是!”
狐之助:呜呜,是受到暗黑本丸的影响吗?怎么审神者也黑化了呀。・゜・(ノД`)・゜・。
“看样子是发烧没错了,喉咙可能也发炎了,药研,有药吗?”
“很不巧,我正缺治这种症状的药材。”
“切!…”
我的灵力也只能治疗外伤…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日雨看向门外那越下越大的雨,然后貌似做了某种决定的说道。
“宗三,有小夜用的雨衣吗?”
“有的,我去拿。”
“还有给我一件可以包住小孩大小的和服。狐之助,这附近有没有医院?”
“有,从本丸走出去有一条街,而街头的尽头的左边有一间。”
“我把雨衣和和服拿来了。”
“谢了。”
“审神者大人,你这是要?”
江雪罕见的睁开眼睛,看向日雨询问道。
“当然是带小夜去看医生啊。”
日雨边回答江雪边给睡梦中的小夜换上雨衣,再用和服盖住小夜的全身。
“等,等一下!你要带小夜去医院?!现在外面可是下着雨啊!”
歌仙才反应过来,激动的对日雨说道。
“没时间了,小夜很有可能是发高烧,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日雨将小夜轻轻抱起,然后再跑出房门。
“等!等一下!审神者大人!您还没穿上雨衣或斗篷之类的防备!”
宗三也一起跑出房门并大声说道,但日雨早已经走远了。
宗三:……这位审神者跑得好快呀…( ° _ ° )
“将小夜交给那位审神者是否正确的吗?”
“兄长大人……”
“是正确的。”
“退?”
在一旁许久的五虎退坚定的说道,这让身为哥哥的药研大吃一惊。
“绝对是正确的!”
“…退,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判断?”
“因为她是一个和前任主人完全不一样的人!”
五虎退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房内的四把刀剑听得很清楚。
——————————————————————
身体…好热……这种热,和被锻出来的热完全不一样,从内热到外,彷佛全身快被一点一点燃烧一般热…好痛苦……江雪兄长大人,宗三兄长大人……!
「哈啊,哈啊…」
诶?有人的喘气声…听起来是女性的声音……是谁?而且好像还有雨声,我在外面吗?
“你…你是?……”
我听见用尽全部的力气才说出的话,才发觉原来我已经虚弱到这种地步了吗?
「没事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果然是女性的声音…难道是昨天兄长大人说过的新任审神者吗?
“你…为什么?”
印象中的审神者明明是对刀剑非常粗暴,即使有刀剑受重伤或是碎了也不多看一眼,从来不理睬我们的死活,只让我们不断的战斗,审神者不都是这样冷漠无情的吗,为什么你会———
“因为你是我的短刀啊,所以,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来医好你。”
简单有力的声音在小夜的耳边响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小夜感觉到自己的心突然很暖和,而身体也开始暖和起来,然后他就失去意识了。
(隔天)
“哈,哈——哈秋!!!”
“哈啊,真是的,难得小夜左文字已经痊愈了,这次轮到您感冒了呀?”
“是啊,真奇怪呢。”
“什么奇怪不奇怪的,明明是您昨天不穿雨衣就在大雨中跑的缘故啊!今天请一整天躺在床上静养!”
“是———”
“真是的,幸好药研藤四郎有治感冒的药材,他应该一会儿就会拿来了。”
“诶?药研?他怎么会…”
“嗯……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昨天您的表现吧?”
“啊———昨天被我狠狠的训了一顿啊,现在想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啊。”
(敲门声)
“我进来了哦。”
语音未落,声音的主人就打开了房门,这让日雨大吃一惊,因为来的不止“一人”。
“审神者,我拿药来了。”
“吃药之前,先吃我做的粥吧。”
“审,审神者大人,您没事吧?”
“我去…药研,歌仙,五虎退?你们怎么都…”
“本来我是反对退跟来的,但他执意要来探病。”
“我是觉得病人吃药前得吃点东西,所以煮了粥。”
五虎退就算了,药研和歌仙这么感觉好像变得亲近了许多?莫非…………他们两喜欢被骂!是抖M!?
而这时门外又出现了人影,是左文字三兄弟他们,不过小夜躲在宗三身后。
“审神者大人,谢谢你不顾大雨而带小夜前去治病,真的很谢谢你。”
江雪一说完后便和宗三一起对日雨深深的鞠躬以示感谢。随之,小夜从宗三身后冒出来,走到日雨面前。
“怎,怎么了?”
“那,那个,我,我,我…”
小夜脸变得越来越红,貌似是放弃说出来,直接递给我某样东西。
“白色的花朵和柿子?”
“那个,是谢礼,谢谢你,救了我。”
日雨看着小夜发呆了一阵子,这让小夜感到不知所措,不过这并没有持续多久,日雨接过了花和柿子然后————
“谢谢你,小夜。”
笑了,日雨笑得虽然让人感觉很笨拙,但看上去又很很幸福,这次换小夜他们看呆了。然而小夜很快就反应过来,也一样对着日雨浅笑着说道。
“不客气。”
——————————————————————
终于写完了啊,从7点多写到现在,改了又改,写了又写,感觉手快断了———顺便一提,因为小夜是我第一把锻到的刀,所以特意写比较甜一点( ̄▽ ̄)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四)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怎么感觉身体挺重的啊,头也有点晕,诶等等,莫非这是传说中的……鬼压床?!真的假的!?我记得我不是那种灵异体质才对啊!而且鬼什么的,鬼什么的……
“我可是超级讨厌的啊!!!”
“审神者!您醒来了!”
“哇啊!?”
嗯?……除了狐之助…怎么还会有男孩子的叫声?
我睁开眼睛大叫了之后勉强抬起上半身,再看向我那还动不了的下半身。有两只小白虎在我的肚子上看起来很舒服的躺着,我的双脚上则有两只小白虎在玩闹中。
……这是什么情况啊现在?
我才发现我正躺在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铺好的床上,而旁边有一脸安心下来的狐之助和中午救下的短刀,名字好像是……五虎退?
“非!非常抱歉!”
当我看向他后,他一边抱着一只小白虎一边对我深深的鞠躬,然而我却是懵逼当中。
“……哈啊?”
“我的老虎们给您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您如果要处决!请您处决我吧!所以请您高抬贵手!放过———”
“等!停停停停!暂停一下,你先把脸抬起来吧,我又没有在生气,你这样子我的罪恶感都快爆表了啊。”
我无奈的看着正在发抖的五虎退说道。嗨…前任的审神者到底对这些刀剑们做了什么啊?就连这么小的小孩子都有心灵创伤了。
“您,您真的没有生气吗?”
“没有生气哦,比起那个,能不能帮我把我身上的四只老虎拿下来啊?我觉得我再维持这个姿势的话我就快抽筋了……”
“好,好的,没有问题。”
即使五虎退把那四只小白虎从我身上拿下来,但是它们依然没从床上下来,还跟五虎退抱着的老虎一起呆在床上玩耍,五虎退见状立即慌张了起来,一脸快要哭泣的表情看着我。
“审神者,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哦,抱歉让你担心了,狐之助。”
我以摸猫的方式抚摸坐在床边的狐之助。而狐之助似乎没发现到的享受着。
“对了,我怎么会昏倒?”
“可能是因为您才刚上任就运用了大量的灵力吧,大概过几天您就会习惯的。”
“哼嗯——审神者还真是挺麻烦的职业啊,不过话说回来,你叫五虎退没错吧?身体怎么样了?”
“啊,多,多亏您,我已经完全康复了。”
“是吗……不过头还是有点晕呐——我睡了多久?”
“您昏倒的时候大约是下午1点左右,而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了。”
“哈啊?!我睡了这么久啊?啊啊…晚上肯定睡不着了———不对现在就已经是晚上了。”
咕噜噜噜———
日雨:……(默默抚摸着肚子)
狐之助:……(默默转头)
五虎退:……(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虎们:?(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说起来我好像连早餐也没怎么吃到就穿越过来了啊可恶,肚子好饿———
“对了,不是有厨房吗?”
“诶?”
狐之助和五虎退异口同声的疑惑道。
厨房———
“厨房都是一些日本比较复古的厨房用具啊,不知道我会不会用,上面都沾上灰了,看上去也没怎么用过。”
“我,我们的饮食一直以来都是由烛台切先生和歌仙先生负责的,不过因为前任主人的缘故,我们就……”
“没有吃饭了?”
五虎退轻轻的点头,虽然付丧神不用吃饭,不过难得获得了身体,还是想要像人类一样生活,然而五虎退甚至连最后一次和大家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都忘记了。
一想到这点他还是忍不住流出了眼泪,随之,一阵切食材的声音吸引了五虎退的注意力。
“那,那个,审神者大人?您在做什么?”
“在煮吃的,如果你也要吃的话就呆在饭厅,狐之助你也是呆在饭厅等我。”
五虎退没有听日雨的话到饭厅去,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日雨做饭的过程,随后他便把注意力放在日雨身上。
日雨用放在口袋里的黑色橡皮筋把她那到肩的黑发绑成低马尾,跟烛台切和歌仙比起来有些不熟练的烹饪技巧正努力的在做料理。
“嗯,做好了,嗯?你还没去饭厅啊?”
五虎退先是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在日雨料理做好了,她戴上隔热手套后便拿起装着料理的锅子,和五虎退跟他的小白虎们一起到饭厅去,狐之助早已在饭厅等候多时。
日雨打开锅盖,一阵热烟飘出来后五虎退才看清里面。
“审神者大人,这是,粥?”
“嗯,加了排骨和白萝卜特制粥哦,这是我妈妈发明的菜谱,虽然因为是我煮的,所以外表看上去有点怪怪的,不过味道我是可以保证————的?”
“等等,审神者,您的中间停顿了一下吧?”
“啊…不会吃死人的啦。”
“会死人的吗?!”
日雨无视狐之助的吐糟,用洗干净的勺子盛一些粥递给五虎退。
“呐,吃吧。”
“谢,谢谢您。”
!……这碗粥,好温暖啊…
五虎退拿起勺子轻轻的搅拌着粥以便散热,然后盛起一口粥吃下。
“味,味道怎么样?”
“非!非常美味!”
哇啊……这个笑容…我终于明白正太控的感受了,不过,这孩子终于露出笑容了。
夜里的饭厅,虽然吃了粥后感觉很温暖,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心的某处也暖和了起来。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三)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里面的人都是刀剑没错吧,虽然只是一瞬间,但看我的眼神真是超级不友善呐……有点怕怕的…但我得进去,不然可能会被安定先生切成鱼片,啊啊———该怎么办啊。
“喂,你……是壁虎吗?”
清光看着日雨双手黏住拉门不放,不由自主的想到同样是黏在墙上的壁虎。
“你说神马?!你才壁虎!你全家都壁虎!”
“…噗!”
安定像是忍不住般笑了出来,使已经很久没见过安定笑的清光大吃一惊。
“安定?……”
而安定也很快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轻轻咳了一下,脸再次挂上冰冷的表情。
“废话少说,你快进去吧。”
“我. 不. 要。”
安静—————
“哈啊?!你才没有拒绝的权利!快给我进去!”
“才不要!里面的人单单用眼神就可以杀人了!要我进去什么的绝对办不到啊!”
“多说无益!你给我进去!”
“不要!你行你上啊!有本事你走前面呐!不然我觉得我一进去就会立刻被众多眼神秒杀掉!”
因为安定实在是掰不过日雨,只好无奈地拉开拉门走进去,身后跟着的是抱着狐之助的日雨和还在拼命忍笑的清光。
里面的刀剑们有一些在日雨进门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然而日雨殊不知他们和清光一样拼命的在忍笑,因为距离只隔一扇门,所以他们把安定和日雨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清光和安定都纷纷找位子坐下,不知所措的日雨看到在最里面有着坐垫,便立刻跑前坐下,当日雨坐下后并直视前方,就看到一群人目不转眼的看着自己,像是在打量一般。
“……我。”
就在日雨开口说话时,部分的大太刀,太刀和打刀便开始提防着,纷纷准备拔刀。
“我脸上沾到东西了吗?怎么大家一直在看我?”
再次安静—————
狐之助:……这天然呆的程度…
“咳哼,那么,你就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吗?”
“啊,嗯,对,没错。”
“可以告知你的名字吗?”
告诉刀剑们名字的话,审神者就会被下诅咒,就在狐之助担心这点时————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不应该先说出自己的名字吗?”
这句话,使在场的刀剑们都感到惊讶,包括狐之助,但狐之助立即反应过来。
狐之助:审神者果然是天然呆吗。
“啊哈哈哈哈哈,也是呢,我叫三日月宗近。”
“啊,我叫……诶,审神者可以告诉刀剑名字的吗?”
“当然不可以呀笨蛋!”
“你说神马!?说别人是笨蛋的人才是笨蛋呢!你这只笨狐狸!”
正当三日月轻啧一声,以示可惜的时候,日雨如同想到了什么般。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用什么来叫我的话,就叫我雨吧。”
“审神者!”
“没事的啦,狐之助,毕竟他都告诉我名字了,我不告诉他就有一点没礼貌了不是吗?”
“但是您也不能!”
“好了啦好了啦,别那么古板嘛,会变老的哦。诶———那么。”
日雨直视前方,十分正经地看着刀剑们。
“初次见面,我是新上任的审神者,你们可以叫我雨,我作为审神者还不是很成熟,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也不知道你们一部分刀的名字,不过从今往后,还请你们多多指教。”
说完后,日雨便深深的鞠躬,这举动让狐之助和刀剑们有些不知所措,所以场面很安静,没有人说什么,也没有人把视线从日雨身上离开过。没过多久,聚会就结束了。
“我看看…这里是饭厅,这里是庭院,哦,原来这里有稻田的啊,可以种蔬菜水果和植物呢。”
“审神者,这是?”
“这是本丸的地图,跟时之政府拿的,毕竟这里太大了,我没有自信不迷路啊。”
“审神者,是路痴?”
“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也说的太直白了吧,狐之助。”
“诶,我刚刚没有说话啊。”
“嗯?……那么是……”
日雨和狐之助转过身,看到的是穿着内番服的清光。
“哟。”
“清光!你怎么在这?”
“这里是我家,我不在这还能在哪?”
“嗯———也是啦,对了,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
“如你所见,伤口都如同灰尘一样不见了。”
“是吗…那就好,不过这所本丸的人伤得都好重啊……可以帮他们手入就好了…对了!用第一次见到清光那样推到!”
“那个方法你还是算了吧。”
“额———也是啊,那还有什么办法呢?”
“你还是算了吧,这里的刀剑因为前主人所以都不信任你,你还是先考虑保护自己比较好吧。”
盯————
“干,干嘛啊?”
“清光你真温柔啊。”
“…………哈啊?!”
“因为你特地来提醒我啊。”
“才!才不是!只是之前欠你一个人情人罢了!”
“是吗?…那我走了。”
清光看着走远的日雨,叹了口气,自己也转身离去。
——————————————————————
“喂,狐之助,明天我们来大扫除怎么样?”
“就我们两个?”
“嗯……毕竟很难开口叫他们帮忙啊。”
日雨透过眼角看到永远有某种白色的物体,转头看去,看到的是有一个小孩子倒在庭院。
“————喂!你没事吧?!”
日雨不顾穿鞋,赤脚踩到泥巴,直接奔向小孩身边,包围着小孩身边的五只老虎仿佛看到救命稻草般不断地叫。
“这是…粟田口的短刀之一,五虎退呢,这还真是严重的伤啊……”
“短刀?那不就是小孩子吗!?”
日雨看着伤得很严重,名为五虎退的小孩,丝毫不犹豫地抱起。
“审神者,我去通知五虎退的兄弟。”
“好!麻烦了!”
日雨再也没说话,直奔向手入室,五只小白虎也紧跟随在后,在日雨跑的过程中,耳边听到了五虎退痛苦的喘气,使她愤怒的咬了咬牙。到了手入室后,日雨轻轻的将五虎退放下,并握紧他的手。
“好痛……好…痛……”
五虎退流出了泪水,日雨见状后便轻轻地擦掉,温柔的摸了摸五虎退的头。
“没事了,很快,就不痛了,再忍耐一下。”
日雨说完后就集中精神,淡蓝色的光包容了五虎退,从狐之助那儿得知此事的一期一振赶来时,他看到这场面后,他便一直注意着日雨,深怕她对五虎退做什么。
过了大约几小时后,五虎退的伤才完全治好,这让一期一振深深的叹了口气。
“审神者,辛苦您了。”
“……”
“审神者?噗哇啊啊啊!!!”
日雨突然倒下,狐之助见状后则用头用力过度支撑着日雨,但由于体型的差距,狐之助显得很吃力。一期一振看着五虎退,再看向因灵力使用过度而倒下的日雨。
……只有这一次,应该没事吧,毕竟她救了五虎退。
狐之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变轻,它抬头一看,看到了一期一振以公主抱的方式将日雨抱起。
“一!一期一振!你想对审神者做什么?!”
“她救了五虎退,所以我会帮她,但,只限这一次,我带她回房间,你替我看好五虎退。”
“诶,等!”
一期一振不理会狐之助,离开了手入室,在抱着日雨时,一期一振看到她那沾到泥土的脚,他想象了日雨救起五虎退的画面。
“……一下是奇怪的宣言,然后又是对刀剑的关心,这种事…本来不应该发生的啊……哈啊,真是让人猜不透的审神者啊。”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二)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请…请多指教……”
清光如同着迷般目不转睛的看着少女浅浅的微笑。心想着原来审神者也会笑得这么温柔吗?
“审神者,接下来无论您要做什么,请您比之前更小心一点。”
日雨看向狐之助。
“为什么啊?”
“因为你刚刚使用了灵力,让整个本丸都感觉到您身为审神者的气息了。”
“………………你说神马?!!!那我刚刚为了不被发现而做的一切不都全白费了吗魂淡!”
“看来好像是这样子…”
“完了…我会不会像鱼一样被切成薄片啊————”
“噗。”
“你笑鸟啊!我是为了救你才被发现的!你现在却在那边幸灾乐祸吗!?”
“诶?我,我刚刚,是在笑吗?”
“你不是在笑难道是在哭吗?!”
我,在笑?明明在化为人形之后就再也没笑过了,现在我却在笑吗?
“……从你进来我们就感知到了人类的气息,所以我才过来看。”
所以我一开始就是在砖板上任人宰割的鱼?哦不对是任“刀”宰割。如今的时之政府都坑审神者坑上瘾了是吧?特么的好玩吗好玩吗好玩吗?!!!我是谁,我在哪?啊,天空好蓝。
“审!审神者!您怎么哭了!?”
“啊,没事,那是我心中的泪水,比起那个狐之助,改次有机会的话我想去时之政府那里跟那边的王X蛋们谈谈人生。”
“额,那里的人好歹都算是您的上司,请您三思啊。”
“上司是什么?有寿司好吃吗?”
“那个…”
日雨和狐之助看向出声的清光。
“三日月他们想让我带你去大厅,你还是快逃吧。”
“逃?我为什么要逃?”
“如果你不逃,你会被他们杀的。”
已经暗堕了的他们会不分一切杀了眼前的这个人,这种事我不希望它发生,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唯一一个温柔待我的审神者,所以——————
“大厅啊…那个地方在哪里啊?可以麻烦你带路吗?”
“麻烦你了,加州清光。”
“诶?等,你们两个有把我说的话听进去吗?!你会被杀的啊!难道你想死吗?!”
“我当然不想死啊,我还想长命百岁,但是我这个人虽然怕麻烦,但是我最讨厌逃避责任,而且我不能放任在这座本丸刀剑们不管啊。”
日雨轻轻摸上了清光的头。
“包括你。”
“!!!……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啊,好了好了,别像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快带路吧~”
“但…”
“清光,你在做什么?”
这时,一个冰冷的男声响起,抬头一看,一个将黑发绑成马尾的少年出现在日雨面前。
“安定……”
“你不会是想让她逃走吧?”
“但是!这个人她!”
“你别说了!你忘了我们之前所遭受的吗?!”
被称为安定的少年看了看清光。
“别因为她治疗了你,你就觉得她是好人,你该改一改你的天真了。“
“…”
“狐之助,这个人是?”
“他叫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一样是新选组冲田总司所使用的刀剑。”
狐之助和日雨小声的讨论道。
“喂,那边的那个女人。”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啊!是!”
“跟我来。”
“啊!好的!”
日雨就这样跟着安定走,而清光也在后面安静地跟着,气氛十分尴尬。日雨看着安定的背影,和初次遇见清光一样,重伤着,但因为刚刚他和清光的对话,使日雨即使想治疗他也说不出口,感到有些害怕。
“狐之助。”
日雨小声道。
“怎么了?”
“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个人是白切黑属性。”
“……审神者今后请您少看一些动漫。”
“那怎么行?二次元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喂。”
“啊!是!有什么事情吗?!”
“到了。”
“诶?”
一道日式的拉门在安定的旁边,安定示意让日雨开门。日雨也乖乖拉开了门,里面有无数人排排坐在左右,无数双眼睛看向日雨,气氛让人感到压力山大。
“打扰了!!!”
日雨猛关上门,使得在场所有人包括拉门对面的刀剑们都有些懵逼。
“等!喂!你在做什么啊!进去啊!”
“拜托!里面的气氛这么压抑叫我怎么进去!?我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我一个普通人即将进入一群会霸王色的人的房间!”
“什!什么霸王色啊!别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啊!”
安定有些哭笑不得的语气说道,而一旁的清光则是忍笑到怀疑人生。


————————————————————————
今天就更到这里吧,有些短,请见谅😅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一)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你好少女!恭喜你穿越了!”
“……哈啊?…………哈啊啊啊啊啊?!————”
我叫束日雨,束是姓,日雨是名,今年15岁,有着一头自然卷的黑发到肩和黑色眼睛,是个学渣吃货面瘫宅女,这样的我就算平常看再多的穿越戏,动漫,漫画,小说和游戏,也无法接受我穿越的事实。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我有很多想说的,总之我先问一下我是穿越到哪里了?”
“一个叫刀剑乱舞的游戏哦。”
“刀剑乱舞?”
这游戏怎么这么耳熟啊?……啊!尧文(朋友)一直说的那个乙女游戏!记得在日本好像很流行来着。
“那么请问…你是猫是狗啊?”
“我是管狐啦!而且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狐之助!”
你不停打量着眼前这只会说话的黄色狐狸,并叹了口气。在和朋友的交谈的记忆中,刀剑乱舞是一个历史的刀剑化为人,而玩家则是成为那些刀剑的主人,也被称为“审神者”。
“那你是要我打理本丸吗?”
“哦!没想到您的适应能力如此之好呀,没错,不过您与别的审神者不一样,需要您去打理别人的本丸。”
“别人的…本丸?什么意思?”
“其实需要您去打理的那间本丸的原审神者是一位十分凶暴之人,他的粗暴的举动使得本丸内的刀剑们全部黑化,而审神者也被杀了,那间本丸的黑化程度一直让时之政府苦恼不已,就在这时,您被选中成为那间本丸的新主人了。”
沉默——————
“哈啊……真没办法啊。”
“诶?…您!您愿意接受吗?!”
“都穿越来这了还不做就是立起死亡FLAG的节奏啊。”
“死,死亡FLAG?”
“总而言之,你叫狐之助没错吧?从今以后多多指教了。”
“……彼此彼此哦!日雨殿下!”
狐之助开心地笑道。
—————————————
“…嘿诶,这里就是本丸啊……还挺大的啊。”
换上巫女装的日雨感叹地看着跟豪宅尺寸相似的建筑物。
“毕竟刀剑乱舞里的全部刀剑都住在里面嘛,也因此很难控制住里面的刀剑。”
狐之助躺在日雨的肩上无奈地说道。
“诶!?全!全部?!真的假的啊…那这么大的建筑物也不奇怪啊。”
日雨小心翼翼的打开大门,再小心翼翼的关上,深怕被人发现。
“怒我直言,您的举动很像小偷哦。”
“这里是暗黑本丸啊!而且你说过这里的原审神者被刀剑们杀了!我不小心一点就稳稳的被秒杀啊!”
日雨走到家门,心中不禁想着从今以后自己就得每天面对这扇门。
…我还真逊啊,刚来不到一个小时就想家了。
日雨悄悄的打开家门,再轻轻的关上后便脱鞋进屋观察。日雨如同在旅游般在走廊到处游荡着,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这里还挺脏乱的,没好好整理吗?那些刀剑们是怎样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啊……待会儿来好好大扫除一下好了。
突然间,日雨看着有刀痕的墙壁,便抚触着。
“这可真是惨状啊……”
日雨眯着她黑色的眼睛,轻轻抚摸着墙壁。
“狐之助。”
“怎么了嘛?”
“你说,那些刀剑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诶?”
“突然从刀变成人,这本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但是却被主人那样对待着,使得自己自然而然的就黑化了,那种心情…是怎样的呢?……”
“日雨殿下…”
“让我不经想起动漫那些著名的黑化代表人物啊。”
“结果您就只想说那个吗?!”
“诶嘿嘿嘿~”
“你,你是谁?”
一个低沉的男声从耳边传来。
!不妙!被发现了!
日雨猛转身到身影的来源,然而她却看呆了。一个黑发的男子正受着惨不忍睹的伤,仔细一看,男子的脚下有一滴滴的血。
“回答我…!”
男子抽出了刀,对着日雨,但日雨此时此刻却丝毫感觉不到恐惧,代替恐惧的是……心痛和悲伤。
“加州清光?你这身伤是?”
狐之助也惊讶的看着眼前被称为加州清光的男子。
没想到那位审神者对刀剑的伤害竟然如此的严重…也难怪刀剑们会黑化……
“喂!你没听到吗?!你到底是什么人———”
加州清光语音未落,就毫无心理准备的被日雨推到在地。
“…你!……”
“都伤成这样了就别勉强了啊魂淡!狐之助!你说过我可以用灵力治好刀剑对吧?!怎么用!?”
“啊!集中精神就好了!”
“喂,女人!你到底要做什么!”
“给我安静的待着别动!”
日雨双手握住清光的手上,集中着精神,慢慢的,从日雨的手中浮现出了淡蓝色的光芒,而那光芒也掩盖住清光的身体。
“……何等的灵力啊…”
狐之助在一旁惊讶地,感叹地说道。清光也惊讶的看着日雨。
“…你,为什么要?”
“救人还需要理由的吗?而且你都成这样了,不用灵力治疗你才奇怪吧。”
清光的目光停留在日雨专注的样子,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前主人在他重伤的时候,不但不用灵力治疗他,也不让他进手入室,而是让他继续出阵,使清光对所有的审神者没什么好感,但眼前的这个人类女孩不但担心自己,还用灵力治疗他,现在发生的一切让他无法在脑中整理。
过了一会,蓝光消失了,这代表着清光已有被治好了,这让日雨松了口气。
“咿呀咿呀,真是出色的灵力哦。”
“是,是吗?谢谢。”
日雨害羞的抓了抓头。而清光则慢慢起身,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自己从未想过自己身上的伤和伤痛会被治疗。
“啊,你没事吧?还有哪里痛吗?”
“……嗯…你都治好了。”
“呼——太好了…”
清光看着日雨安心的笑脸,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红晕,并移开了视线。
“有狐之助在身边…你是新来的审神者?”
“嗯,没错,我叫——”
“啊啊啊!!!不能说名字出来啦!”
狐之助一旁激动的阻止道。
“诶,不能的吗?”
“作为审神者,不让刀剑知道名字是常识的吧?”
“是这样的吗?”
清光表示:……-_-|l|
“那么,突然推到你很抱歉,我是新来的审神者,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审神者的使命之类的玩意儿,但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啦,加州清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