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十)

-此文是我的脑补
-原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写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我,束日雨,是一位处于花样年华的15岁少女,今天早上,7点06分,我难得早起了,同时还发现我的睡衣变得松松垮垮的,就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某件重要的事情…我,昨晚不会是睡糊涂就对今剑做了什么吧……
(安静————)
不不不不不不,绝对不可能,虽然我因为修复今剑所以用了不少灵力而累趴了,但也不至于会毛手毛脚的吧,再说了,在睡梦中怎么对今剑下手呢?真是的,我都在想些什么呢,像我这种纯洁的少女又怎么会对正太下手呢?
就在我这么想,打算下床换衣的时候,狐之助回来了,他看着我的模样,直接呆掉脱色了,随后它便脸红了起来,慌张地用肉球指向日雨。
“审神神神神!审神者大人!您!您!您在做什么啊!?您这个样子…啊!您不会对今剑……您这个变态!下流!无耻!就算再怎么饥渴也不能对短刀…我狐之助彻彻底底地看错您了!”
“不是啦!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啊!”
“我不听我不听!再多的解释也是狡辩!我!我要回娘家!”
“哈啊?!娘,娘家!?”
“我,我,我要静静!”
“等等!静静是谁啊!?本丸有叫静静的人吗?!你回来啊!”
狐之助因为激动而流下的眼泪随着狐之助奔跑散落在走廊,在房内的日雨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狠狠的拍了自己的脸。
我刚刚是怎么回事?头脑撞坏了?我怎么就顺势演了一场狗血剧情的电视剧啊,果然和智商低的狐狸呆久了也会被传染智商低菌。
日雨梳洗一番来使自己打起精神来,并且换好衣服后开始思考今天要做些什么。
公文昨晚连同投诉信一起写好了,内番和出征什么的还是先别考虑吧,接下来果然还是要重新规划一下要怎么让本丸的刀剑男子们接纳我吧?目前比较熟的有小夜,五虎退和歌仙。而有见过几次面却不熟的有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三日月宗近,今剑和药研藤四郎这些人,剩下的我都没仔细见到面啊…
“哈啊…有很多麻烦事要做啊,我可是最不擅长弄这种人际关系的事情的说,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硬着头皮干什么呢?”
我因为思考而不知不觉仰起了头,视线就刚刚好对到站在门前,打算进来的歌仙。
“没啥,别放在心上,这是我的问题。”
“是吗?话说回来,我刚刚在走廊上和哭着的狐之助擦肩而过,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啊,那个啊,他自己想象力丰富啦。”
“那么,你可以解释一下你现在的打扮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听闻后我便往我的装扮看,才察觉到我还穿着还松垮的睡衣,当我再次看向歌仙,他的脸多了几根黑线出来,并挂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给我正坐!!!我要给你说明何为女性该拥有的廉耻!”
“什么?!不要啊!”
————————————————————
真是的,那个审神者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羞耻啊,居然让男性看见她那种姿态,真该找个时间好好说说她。
“看起来你,很喜欢那个新来的审神者呢~”
在歌仙的前方,有一位靠着墙的男子正嬉笑地看着歌仙。
“笑面?你的伤没事了吗?”
“嗯,有好好处理过了,不过还是不能好起来啊。”
“那你去和审神者说一声吧,她会把你修复好的。”
毕竟在上次小夜的事件中,药研,江雪,宗三和歌仙都被日雨顺势一起修复好了。而歌仙也发现日雨有修复本丸内的所有人的打算,所以如果笑面要求她修复自己,她是没有理由拒绝笑面的。
“我拒绝,我还不能完全相信她,更别说让她治疗了。”
“我也是啊。”
“诶?”
“我也给没完全相信她,但是,我不觉得她是那种笑面虎的人,反而我还觉得她还蛮呆蠢呆蠢的,挺像只刚出世的小奶狗。”
“小奶狗…?”
“嗯,总之,她是个不错的家伙,你不妨,去和她相处看看。”
歌仙留下这句话便走远了,留下笑面在原地,笑面则还在思考歌仙的话。
“相处…吗?……也不是,没有试试的价值呢。”

———————————————————————
那个……非常抱歉这么久没更文!!!(下跪)但,但还是有原因的!
原因一,学校的Project
原因二……沉迷于B站中的网球王子的越前(xiao)龙(shou)马【被打
原因三,准备即将到来的考试
在这里,我还得谢谢花晨月夕一直以来的的催更,她催更的时候我都会写一点点【被打飞
那么……原因以上!谢谢阅读!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