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十一)

-此文是我的脑补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或疑问可以提出

——————————————————————

“哈啊…歌仙那家伙,简直比老妈还要啰嗦啊,直到现在他的说教还在耳朵里面回响着,真不舒服。”

日雨正走去厨房打算清洗刚刚吃早餐而用的碗碟,时不时还小声碎碎念。

“的确,他是一个话多又顽固的人呢。”

“就是啊,什么风不风雅,我才扯不上那种东西。”

【…………】

“你!你谁啊你!”

日雨猛转身并后退几步,她从刚刚自己走过的走廊看见一个有着一头绿色头发的男子正靠着墙壁直盯着自己看。

“我是笑面青江,请多指教。”

“笑面…青江?”

这个人,以看过众多动漫角色定位来感觉…他是一个危险人物啊……但,即使这样我还是有一点不得不吐槽———

“这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啊。”

“嗯,你也这么想吧?话说回来,你拿着碗碟,是打算做什么呢?”

笑面指了指日雨手上的碗碟问道。

“歌仙每次都会给我送自己做的早餐,我就想说至少碗碟我自己洗,不用麻烦他。”

“…嘿诶,你,意外是个好孩子呢。”

“什么意外,我本来就很好,而且我已经15岁了,别把我当孩子看啊。”

“我可是活了好几千年的付丧神哦,在我,不,在本丸里的大家来看,你还是个小孩子呢。”

“呃…我没有办法反驳……”

“那么,闲聊就到此为止,给我吧。”

“哈啊?给你什么?话先说好,我可是没有钱啊。”

“有的吧,你身上有可以给我的东西,我是说碗碟。”

“什么啊,黄段子?”

“哎呀,你听得懂吗?”

“嗯,从动漫听过很多种。”

“嘿诶~还真是意外啊。”

在两人一搭一唱的对话当中,笑面已经从日雨手上接过碗碟。

“抱歉啊,麻烦你了。”

“即使你是审神者,但我可是无法忽视女孩子在有男人的情况下独自拿着东西,而且还有破裂的可能。”

“没!没办法啊!这个碗碟看起来很贵!我反而会因为紧张所以拿不好啊!”

“这些碗碟是从万屋买的便宜货,才十几块钱而已哦。”

“WHAT?!那我一路来的幸苦…”

“白费了呢。”

“喂!”

“噗,呵呵呵。”

“笑个毛线球啊!别幸灾乐祸啊魂淡!”

意外和想象中的不一样,还以为是个笑里藏刀,很腹黑的人,可没想到,是个很傻很不错的审神者呢。真是不可思议…才认识没多久,就不知不觉间可以相处得这么自在了,或许,歌仙他说的没错。

“像极了只小奶狗。”

“哈?什么?”

“没什么~”

在日雨和笑面走远后,两个娇小的人影冒了出来。

“呐,国俊,她人看起来好像还挺好的。”

“嗯———是挺不错的啦…但以防万一,还是在观察一下吧。”

“观察什么啊?”

“哇啊!”

两个人影被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吓得不轻至猛转过身。

“还,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清光?吓死我了啊……”

“爱染,萤丸,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呃…这个……”

“那个……”

“嗯?啊,那不是笑面和雨吗?你们两个,难道是在偷看雨?”

“不!不是!呃,也不能说不是啦…但也不能说是……啊啊!头好乱啊可恶!”

相对国俊的激动,萤丸很是冷静地拉了拉清光的衣服说:

“呐,清光,你和那个审神者有说过很多次话,对吧?”

“是有过几次啦,倒不如说,她第一个见到的付丧神就是我啊。”

“那么,你觉得她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就很蠢,没防备心吧,因为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差点把名字告诉我。”

“还有呢还有呢?”

“说话有时很莫名其妙,又有一点多管闲事。”

“那么,你为什么会被她修复?”

“第一次见面,我就被她tui———”

“推?”

“———无可奉告,我不想回忆。”

在慢长的人生当中,被女孩子推到什么的,我特喵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

“是吗…”

“不对,你问这个干嘛?”

“啊,什么事也没有!走吧!国俊!”

萤丸听闻后便慌张地拉着还处于混乱当中的国俊离开原地,只留下清光一人傻傻地看着慢慢走远的两人,清光则无奈的挠头。

“不是吧,继三条派后,又一个盯上那个笨蛋的人,她是天生拥有招人盯上的体质吗?真是,又要牺牲睡眠呆在她的房间外守夜了。”

而一方,在终于从混乱中醒悟,还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的国俊一边被萤丸拖着走一遍问:

“萤,你怎么了?决定了吗?”

“嗯,我决定,要去求那个审神者。”

“但是,她没问题吧?万一她对国行做什么,或提出什么要求。”

“我也在担心,但是如果国行撑不住的话,我们还是会去拜托那个审神者,那么倒不如快一点,让国行早点解脱。”

“…我知道了,还有萤。”

“什么?”

“你跑的速度有够慢的啊。”<一机动61

“别说出来,我也很在意这个……”<一机动15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