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关于修复的那档事(all婶)

-我的本丸

-突然联想到的

-如有雷同算我输!

-文笔烂,请见谅

-OOC

-欢乐向

—————————————————


修复,是审神者在刀剑男子出因为出征而受伤的时候需要做的行为,不过个性多姿多彩的刀剑男子在被修复时也会闯出不少闹剧。如下:



加州清光【初始刀】的场合

清光:主人~伤口好痛啊~

我:痛的话就别趴在我身上,我不能修复了。

清光:不要~再保持这样多一会儿嘛~

我:…真是的,只能一下子哦。

清光:好~

我:真的只能一下子哦。

清光:好~

结果清光撒了三个小时的娇,才甘愿被修复。


小夜左文字的场合

小夜:明明还差一击就可以了结掉它了,明明差一点就可以报复它了……

我:好好好,下次再加油吧~

小夜:下次一定要杀了它,完成复仇,完成复仇……

我:小夜啊,你克制一下你周围的负能量波动吧。

小夜:那,我可以在心里默念吗?

我:行吧……

那天修复室的周围,充满了负能量的气场。


前田藤四郎的场合

前田:真,真的很对不起,主人,我犯下了何等的失误…!

我:没关系啦,下次再加油就行啦~

前田:可是…

我:好了乖啦,你很努力了,等一下给你一口团子作为奖励。

前田:非常谢谢你,还有,很对不…

我:Stop!道歉这样就行了。【心声:呼哇啊……一期的视线好痛啊…

本丸有不少刀剑男子看见一期一振一直站在修复室面前不动。


今剑的场合

今剑:好困~我~累~了~

我:修复完后就可以睡休息咯。【心想:幸好还没锻到岩融

今剑:主人,我今天很努力了哦,可不可以给我一点奖励啊?

我:奖励…那么我可以满足你一件事情,不过现在你先老老实实的坐好。

今剑:是~

后来因为今剑躺在审神者的大腿上睡午觉,导致有一名初始刀和一名主控深受中伤。


秋田藤四郎的场合

我:好!大概都修好了,现在只要好好静养一会儿就可以了。

秋田:那个,主人。

我:嗯?

秋田:等我静养了之后,可以和我一起去看天空吗?

我:当然可以啊。

秋田:真的?太好了~那我要努力把伤养好~

据说那天之后,审神者的脖子扭伤了,药研说是因为抬头太久才导致的暂时性刺痛。


五虎退的场合

五虎退:呜呜呜…好痛哦……

我:不哭不哭,马上就不痛了哦,五虎退最坚强了。

五虎退:啊,是,我会,坚强的!

我:很好,不过主要是如果你再继续哭下去我可能就要被你的小老虎们和一期秒杀了…

五虎退:主,主人?

我:没什么———

本丸有不少刀剑男子看见一期一振脚下又多了五只小老虎在修复室门前站着不动。


平野藤四郎的场合

平野:很抱歉,我让您费心了。

我:什么费心不费心,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

平野:可是,我…

我:好了,你为了胜利而受伤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会因为要修复你而感到费心呢?更何况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心声:门外的视线反而还让我比较费心呢…

本丸有不少刀剑男子担心一期一振是不是被下了某种诅咒,嗯?没有?那他为什么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都站在修复室门外?


堀川国广的场合

国广:主人,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哈?

国广:啊,其他人的修复能不能也让我来效劳?

我:算我求你了,别什么事都想着要帮忙啊…人妻和助手能量都快开到MAX了。

在修复完国广后,审神者便对国广说教了好几个小时,内容大概就是不要一直帮和泉守的忙或者不要太粘和泉守之类的。


爱染国俊的场合

爱染: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比起这个我要去准备中秋节的祭典!

我:哈啊?等,国俊!你给我回来啊!

爱染:呀呼!开祭典开祭典!

之后聚集了本丸内所有的短刀才得以抓到国俊,如果忽视掉在短刀们身后气喘吁吁的审神者的话,就是完美的结局了。


一期一振的场合

我:真是的,你看看你,一直站在门外干什么呢,出征的时候把脚的肌肉都弄伤了,导致被敌人有机可乘,结果自己就受重伤。

一期:真是惭愧。

我:真是的,你的脚是什么时候拉shang————我记起来为什么了,当我没说过。

一期:好的。

那时审神者想起来了,每当修复粟田口派的刀的时候,被门外的一期一振的视线给支配的时光。


太郎太刀的场合

我:……太郎啊。

太郎:我在,有什么事吗?

我:我想我该认认真真考虑到底该不该让你们大太刀出征了。

第二天审神者的手的肌肉不断酸痛,药研说是因为一直摇动双手,清光表示这跟主人昨天一直呆在修复室的事情有关联吗?


次郎太刀的场合

次郎:主人,我听说了哦,因为修复重伤的大哥导致你的手酸痛了整整半天来着,不过这次你放心,我只是轻伤而已哦~

我:……你知不知道修复你们大太刀的轻伤的时间就需要好几个小时了吗?

过后审神者的手又酸痛了,还被药研强行喝下他做出来的补身体的药,正所谓在伤口上撒盐,伤上加伤。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长谷部:真是非常对不起,主人!我太大意了。

我:没事啦,你平安无事就好了。

长谷部:可是……真是万分抱歉!

我:放心,我又没生气,你平安回来就好啦~

隔天,审神者在床头发现了长谷部熬夜写的那如同字典一般厚的道歉以及谢罪文书。


和泉守兼定的场合

和泉守:啊痛痛痛痛,你温柔一点啊!

我:我已经很温柔了!是你自己怕痛又没能耐!

和泉守:你说什么?!

我:难道不是吗?如果你有能耐的话!又怎么会受重伤啊!你这白痴!下次给我小心一点!

和泉守:知道了啦!平胸审神者!

我:我去你说什么?你这个精神小学生的家伙!

和泉守:你说啥莫!?

在门外等候的国广表示呵呵,兼桑和主人又开始傲娇了。


厚藤四郎的场合

我:厚,过来,我帮你修复。

厚:诶?不用啦,这点伤势我舔舔就好了。

我:你当你是小狗吗?虽然的确是忠犬属性啦,总而言之快过来。

厚:真是,大将真是爱担心呢。

厚一遍说着没关系一边接受审神者的修复和爱的唠叨。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

药研:大将,我———

我:停,不准说什么没关系,快坐好让我修复。

药研:是~

【过了一会儿】

药研:大将,不是这样涂药的,你需要用大约十分之四的力道来擦,还有消毒水不要一次沾这么多,一点就行了,而且大将你———

我:停,停,我求你先停一下。

药研:不行啊大将,你这样太浪费了,会给我们本丸造成资金不足的问题,我必须好好跟你解释一番有关于医药的事情。

就这样,那天下午审神者被迫聆听药研临时举办的医学演讲会直到晚餐时间到了才停止。


宗三左文字的场合

宗三:你以为修复我,就可以得到名声吗?

我:你想多了吧这位先生。

宗三:即使你修复我,关乎我,也是得不到天下的。

我:我都说了多少遍,我没有想过要得到天下…啊啊够了!你们左文字一家都是这么悲观的吗?!照这样下去如果江雪来的话本丸不就变成负能量教会了吗!


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我:我说大俱利,你就配合一下我吧。

大俱利:没兴趣和你搞好关系。

我:是是,我知道,但至少让我帮你修复吧,你都受重伤了。

大俱利:不需要。

我:……(盯———)

大俱利:……

我:(盯—————)

大俱利:………………………………快点修好。

我:太刀重伤的话,修复最少要几个小时。

大俱利:…………………………………………哈啊…尽快。

我:好~

在修复的过程当中,大俱利十分配合审神者的修复。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烛台切:嗯…那个调味料和鸡蛋混在一起的话,可能会变得更好吃吧?

我: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想料理的事啊。

烛台切:谁叫主人一直在吃快热面,我只能在料理上下一番功夫来吸引你啊。

我:有什么关系,快热面很好吃啊!

烛台切:不行!主人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我必须禁止主人再继续吃快热面下去,而且主人,你知道快热面……

就这样,审神者一边听着烛台切说教一边祈愿修复可以快点结束。


鹤丸国永的场合

鹤丸:主,主人,对不起……看来我,到此为止了啊…

我:鹤丸…

鹤丸:主人,我,我明明,还想再为主人做些什么啊……真的,好不甘心…!

我:……鹤丸…你够了,你只是轻伤而已!快把身上的番茄酱擦干净!然后把番茄酱瓶还给烛台切!都几万岁的刀了还在装!

鹤丸:切~还是吓不到主人啊~明明我显现的时候,主人可是露出了很不得了的表情的说~

我:就别提了,我那个时候吓的都快哭出来了。

两人一边回味起初次见面的时光,一边度过了修复的时间。【真人真事,鹤丸来的时候,我真的差点哭了】


同田贯正国的场合

我:喂~正国,来修复咯~

同田贯:哈啊?不需要,我们是武器,破坏了也是我们本来的宿命,况且也根本不需要浪费资源来修复我,把修复我的资源拿去做刀装吧。

我:好,修复完毕~

同田贯:(一脸懵逼)

那时同田贯发觉到,审神者的实力不可小瞧。审神者则表示我只是在你说话的时候趁机修复而已。


石切丸的场合

我:石切丸,你中伤了!

石切丸: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什么大不了的,快跟我到修复室!

石切丸,那,等我做完清除本丸的邪气之后再去。

我:快点哦,我先到修复室等你。

(五分钟后)

(一个小时后)

(四个小时后)

我:【拉着石切丸】相信你会从院子走到修复室的我真是个笨蛋。

石切丸:哎呀哎呀,别跑这么快嘛。

我:我快走而已啊!?

修复完毕后,审神者便上网找有没有办法可以添加石切丸的机动,但结论是没有。


鲶尾藤四郎的场合

我:鲶尾。

鲶尾:怎么了?

我: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重伤?

鲶尾:谁,谁知道~

我:清光目送你们第三部队出征的时候,他报告你临走好像拿了一个桶。

鯰尾:他,他看错吧?~

我:队长的太郎还报告给我你在战场上的活跃哦。

鲶尾:呃……

我:还不坦白吗?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带马粪去战场上丢敌人啊?!

鲶尾:一次也好!我也想试试看嘛!

【真人真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鲶尾都是重伤回来,就脑补了这个(。・ω・。)】


骨喰藤四郎的场合

骨喰:麻烦你了。

我:不,不会…

(两分钟后)

我:【好,好尴尬啊!怎么会可以这么尴尬啊,这种时候,如果鲶尾在就好了…!偏偏他又跑去内番……】

骨喰:我。

我:诶?什么?

骨喰: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我:…………【轻笑】怎么会呢?小傻瓜,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骨喰:……别摸我的头…【脸红】

后来审神者又察觉到了一期的视线,然而骨喰却丝毫不知情。


长曾弥虎徹的场合

长曾弥:抱歉啊,麻烦你了。

我:没事没事,你先别动哦。

长曾弥:其实留下伤痕也没关系,毕竟伤痕可是武士战斗过的骄傲嘛。

我:别说傻话了,如果留下伤痕的话,和你同部队的人可是会自责的哦,也包括我,知道了吗?

长曾弥:知道了~

两人一搭一唱地聊天道,和谐共处在修复室一个下午。


蜂须贺虎徹的场合

蜂须贺:…哈啊……

我:怎,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没事吧?

蜂须贺:不,只是觉得,虎徹的真品即使伤痕累累,也是很闪耀的———啊疼疼疼疼!太用力了!

我:别人明明在认认真真担心你!你就只是想要说这个!?你这个自恋狂!

在蜂须贺从修复室出来后,本该都被修复修好了的伤势,但他的手却莫名红肿了起来,原因大概除了审神者和自己以外谁也不晓得吧。


山姥切国广的场合:

山姥切:修复什么的,对于仿品的我来说是一个不相称的待遇。

我:什么不相称,不管是不是仿品,都是刀,都需要修复不是吗?还有,我都说了多少次,我根本,丝毫,完全不在意你是仿品吧?

山姥切:总之,我不需要。

我:……嘴巴一直说自己是仿品,但在战斗的时候却会为国俊和平野挡下攻击,还把特上的刀装让给别人,而且内番还做的很好,长得漂亮又温柔,咿呀———这种仿品上哪找啊?~

山姥切:被,别说我漂亮!还有,别,别夸我!

我:要我别夸你的话,就让我修复吧?山.姥.切~

审神者K.O山姥切国广!


山伏国广的场合

山伏:咔,咔咔咔咔咔咔,这也是一种修行之路吧!

我:老老实实的坐好来!真是,就为了开启什么新的修行之路,也不顾部队的其他人直接上去战斗,你是不是傻啊?

山伏:咿呀,小僧还远远不足啊,不过主人大可放心!下次———

我:再有下次就不帮你修复了。

山伏:——绝对不会这样了!

我:很好。


陆奥守吉行的场合

陆奥守:歉抱歉抱,稍微大意了一点。

我:就一点?

陆奥守:就一点。

我:真是的,一个个的怎么就这么爱瞎闹。

陆奥守:嘛,这也是一种乐趣嘛~

我:乐你个大头鬼!真是——

陆奥守:【摸头】下次会注意的,抱歉啊,让你担心了。

我:…再这么大意,就让你做田内番一个月。

陆奥守:哦!不错呢,这样就可以种很多很多的地瓜给主人吃了。

我:你到还乐起来了啊?!

陆奥守看着炸毛的审神者气嘟嘟的为自己修复,不禁笑得像个小孩般。


狮子王的场合

狮子王:乖哦乖哦,鵺,放心啦,我没事的。

我:真是的,明知道鵺会担心你,你还这么乱来。

狮子王:啊哈哈哈,因为敌人只剩下一个,不小心就心急了。

我:心急可是办不成大事的哦。

狮子王:虽然是这样没错啦,不过,我有主人啊~

我:关我什么事啊?

狮子王:因为下次主人会更好的使用我不是吗?正所谓!狮子得有领狮子人!

我:…我可不记得我有领你乱来啊。

狮子王:诶,诶嘿嘿嘿~

狮子王装萌卖傻的看着审神者,审神者也忍不住被逗笑,两人在修复室内互相笑着。


乱藤四郎的场合

乱:呜呜呜…衣服都变得破破烂烂了。

我:修复好了后就会恢复原状的啦,不过辛苦你了,待会儿我带你去万屋买点什么吧?

乱:真的?太好了~那样就有受伤的价值了!啊!也顺便买一些女装给主人才行!

我:诶?我就算了啦。

乱:不~行~主人最近越来越男性化了,得让主人重新体会体会女孩子的生活!

我:乱,女子力真高啊…

乱:哼哼~顺着这次机会!我就来给主人讲解一下关于时尚的话题吧!

我:诶?诶诶?!

最后即便乱被修复好了,审神者还是被迫聆听着乱的时尚讲座会。


笑面青江的场合

笑面:温柔一点哦。

我:这种话从你口中说出来就是有点怪怪的。

笑面:哼哼哼,是吗?

我:先说好,长谷部和清光可是在外面待机着,我劝你最好别乱来啊。

笑面:我知道了,我什么都不做哦。

我:可信度无啊。

笑面:是吗?那可真是遗憾啊,哼哼哼哼,不过像这样,两个人独处在一间房间,不觉得…有那种气氛吗?

我:…哈?

笑面:我是说聊天的气氛哦。

我:别拐弯子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笑面:好吧,不过,有一件事我想要你记得。

我:什么?

笑面:我刚刚说的话,有一段十分有九分,是真心的哦。

本丸内有一些人目睹清光和长谷部拿着刀追着中伤的笑面跑。


大和守安定的场合

安定:切,下次一定要他们加倍奉还这份痛楚…!

我:这位先生,你黑化的部分跑出来了,快收回去收回去。

安定:主人,我,果然还是无法像

我:冲田君那样强,对吗?

安定:你,你怎么…

我:你每次都会说这种话,我都听腻了,而接下来的话,我也快说腻了,所以这是最后一遍,不要着急,一步一步来,终有一天一定会

安定:变得像冲田先生那样强,对吧?

我:你都知道了的话就别一直让我重复啊。

安定:因为,我感觉听不腻嘛~

之后安定让审神者再说多好几遍,才肯被修复。


歌仙兼定的场合

我:歌仙,进来修复吧。

歌仙:…………

我:歌仙?

歌仙:这副样子…太不风雅了!我去梳洗打扮一下我自己!

我:等!歌仙?!你冷静下来啊!你的样子是因为受伤才这样的!必须要修复才可以恢复!你再怎么洗也没有用啊!歌仙!

烛台切看到歌仙匆匆忙忙的进去澡房,又看到自家审神者进去澡房,不久后他又看到审神者正拖着已经披着一条毛巾的歌仙出来,烛台切表示:!?(・_・?


鸣狐的场合

狐狸:主人殿下,有劳您修复了。

我:不会,你们也因为苦战而辛苦了一番,所以彼此彼此哦。

狐狸:听到主人殿下您这么说,我和鸣狐也很高兴有帮上您的忙。

鸣狐:嗯。

我:那我开始咯,要好好忍着痛啊。

鸣狐:好。

狐狸:说起来,听闻主人殿下貌似因为修复之事受到了不少苦头呢。

我:诶?啊,嗯,发生了很多事啊,大家太有个性了,搞得我真的是头都大了。

鸣狐:【摸头】你很努力了呢,了不起。

我:……鸣狐…【哭】

路过的清光看到自家主人抱着鸣狐哭,直接上去就是对鸣狐一个真剑必杀。而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

好了,就到这吧!这篇文章,是庆祝我的粉丝人数破百的小小礼物,咿呀———时间真的是过得很快呢,在这里感谢一直以来关注我的文的人和第一次看我的文的你。

这篇文章,同时也是庆祝已经过掉的中秋节。大家就凑合看一看吧,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PS:可能有错字或啥的我也懒得改了,抱歉啦XD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