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十二)

-此文是我的脑补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原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文笔烂,请见谅

-如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在厨房门前和笑面告别后,我便直接走回房间的路,毕竟我继续待在走廊上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刀剑男子直接拿刀跑来砍我啊…嗯?啊,对对,就像这样————

“等!诶诶!?”

日雨在慌张失措之间快速地低下头,躲过直面迎来的攻击。

“哦呀哦呀,居然躲过了…看来因为中伤,活动真的是变迟钝了啊。”

攻击我的人,悠闲地说道,而我也看清他的身影。虽然他有着帅气的外表,姣好的身材,不过最吸引我的,还是他那独特的金色眼睛。

“你,你……”

我站直了身体,断句残篇的口吃道,然而我的脑袋一片空白,甚至连我自己在说什么都不清楚。

“嗯?啊~你的反应也挺快的呢,我刚刚明明是有打算把你的手臂砍下来的哦。”

面对如此直接的发言,我终于呆掉了,这家伙还真是诚实……才怪!什么手臂!我差点就被这人砍成一半啊?!

“你,你,你有什么事吗?不对,你是哪位啊?”

“源氏的重宝,髭切。在试斩时把罪人的头斩下来的时候,连胡子也一起切断了。所以是这个名字,不过,对我来说名字之类的不管是什么都无所谓呢。”

连,连胡子也?…那么锋利的刀直接砍过来是想做什么?是谋杀吧,是谋杀没错吧?!

“那,那你,有什么事吗?不会真的是来砍我的手臂?”

“嗯———刚开始是这么打算啦~但后来又觉得挺麻烦的呢,毕竟有可能会闹到政府那边去,所以~”

髭切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速度,将刀轻轻的放在我的右肩上,微笑地看着我。

“能不能,有劳你跟我走一趟呢~审神者小姐。”

…………这人是怎么回事,这基本上算诱拐吧,不,是绑架吧,如果我拒绝的话我的右手会怎么样?这,这绝逼是天然黑啊啊啊啊!靠!这些刀剑男子是因为活了好几百年就变得这么腹黑的吗?你们变得这么腹黑锻炼你们出来的刀匠知道吗!?

不过我还是跟着这个叫髭切的人,虽然他在前面,不过他的手一直握住刀柄,如果我直接转身背着他逃走,说不定就真的如他所言。我会被他砍了手臂。毕竟我这边也是关联到生命……啊不,是关联到手臂,因为我是右撇子,就这么丢了右手可就麻烦了,诶,重点好像不在这里吧。

“我们,到了哦。”

“诶?”

髭切在一间房间的门前停了下来,缓缓的转向我的面前,眼神透露出一丝丝的冷意。

“接下来要麻烦你修复房间里头的人,不过要是你敢对里头的人做什么的话,可不是砍了手臂就这么算了。”

…这个人,是认真的……真是的。要我修复人也不用这样大费周章吧,跟我说一声就好啦。

“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喂喂,别冲动别冲动,快把,快把要拔刀的手推回去啊!别以为我没发现到!

“呃,我的条件就是,在修复好里面的人后,你也要接受修复,怎么样?”

他似乎没有想我会说出这番话,他愣了一下,然后收回放在刀柄上的手,低下头思考着,不久,他再次抬起头。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呼…幸好没有拒绝然后一刀砍过来……

“那就这么说定啦~”

当我正开心交涉成功,准备开门的时候,我透过眼角发现到髭切紧皱眉头,盯着我的一举一动不放。

“我说,你叫髭切没错吧?”

“诶?嗯——没错哦。”

“为什么要停顿啊,那么,髭切,我在这里跟你约定一件事吧。”

“约…定吗?”

“嗯,如果你发现我真的想对在房间里面的人做什么的话,你就,砍了我的手臂吧。”

“……诶?…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约定?这种约定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利益吧。”

“有啊,就是,那个……可以让你不用那么警戒我。”

日雨莫名害羞起来的挠了挠头,带些无奈地轻笑了一声。髭切睁大了他金色的眼瞳,甚至因为惊讶而睁开了可以看到虎牙的嘴。

不过髭切毕竟是一把活了千年的刀,他很快就整理好情绪,但他还是忍不住笑出声,再次看向日雨。

“你还真是,奇妙的人啊。”

“诶嘿嘿,话说你不进来吗?”

“啊,我在外面等候就行了,不过万一你破坏约定,我可是会立刻冲进去砍你的手臂哦~”

“好,好吧…”

日雨拉开拉门,在不大不小的房间内,她看见了有一位重伤的男子正坐在房间角落,而日雨也听见了听上去很痛苦的喘气声。

由于房间内没有灯和蜡烛等照明物,而房间没有窗户,外面的阳光也照不进来,日雨只能隐隐看到角落的人有一头淡绿色的头发。

日雨呆了一会儿,也许是因为她本身就很害怕鬼怪之类的东西,所以很不擅长黑暗,但日雨还是鼓起勇气地进去房内,顺手关上门,并往角落走去。

坐在角落的人也意识到日雨的到来,他立刻拔出他放在身边的刀,那金色的眼瞳狠狠的瞪着日雨。

“审神者吗,来这里做什么?”

“呃,我,我是来,给你手入的。”

“手入…?哼,少骗人了!审神者说的还有什么可信之处?!给我滚!”

“就算你这么说,我好歹也是受人之托来的,我可不打算就这么乖乖地打退堂鼓。”

“受人之托?……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事吗!”

哇啊…完全不配合啊———话说前任的审神者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才导致这个人这么恨他啊?他向你借钱不还吗?

“不管你信不信,总之我是一定要手入你的啊,因为我和髭切约定过了。”

“髭,切……跟兄长吗!兄长,是兄长叫你来的吗?他,他现在在哪里?!”

人影突然激动起来,他甚至扔下他的本体刀,快速地站起身来抓住日雨的双肩。

哈?诶?兄长?怎么回事?这,这个人和髭切是兄弟?他有弟弟?嘛,虽然眼睛的颜色是一样啦,但因为太暗了,看不清楚他的脸啊。

日雨突然灵机一动,再次看向面前的人影。

“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但在我回答你之前,你得先让我给你手入。”

人影愣了一下,他轻微低下头思考,不久,他抬起头看着我。

“如果你真的会回答的话,我可以接受。”

上钩了!

“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随意找个地方坐下,然后再拍了拍我面前的榻榻米示意眼前的人坐这里,而他也很配合地坐下。

“那,我开始咯。”

日雨开始把灵力集中在双手,随后她便握住人影的双手。

“对了,我都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啊,你叫什么?”

“……膝丸。我是源氏的宝刀,膝丸。拿犯人来试斩的时候,没想到连对方的膝盖一起砍断了,因而得名……虽说如此,跟兄长一样,用其他名字叫我的人也是存在的。”

“诶?你和髭切还有其他名字的吗?”

“啊,毕竟是一把存在接近千年的刀,有好几个名字也不奇怪啊———等,为什么我一定要回答你这种问题不可啊?!”

“是你自己回答我的不是吗?!”

两人互相哼了一声后,又陷入一场尴尬的气氛。

“……你,看起来也才十几岁岁的女孩子,当什么审神者干嘛啊。”

“也没办法,我是被政府强迫召唤来到这里的———我干嘛非要应回你啊!?”

“是你自己回应我的不是吗?!”

……………(沉默不语)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话说回来,你,和髭切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这不关你的事吧。”

日雨:Σ(    -    )【不爽】

日雨用右手往膝丸的大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这对于原本就重伤的膝丸来说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撒盐。

“等!疼疼疼!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告诉你就信了吧告诉你!”

“这还差不多嘛。”

“…你已经知道原本的审神者,是个怎么样的人吧?“

“嗯,从狐之助那里听到了一些。”

“那就好说了,前任审神者是一个很冷漠的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是位合格的审神者。他在成为审神者的数年之后就已经有全刀帐,等级也很高,但他会让我们日夜不停的出征,远征和演练。只有在我们快要破坏的时候,他才甘愿修复我们,有一日,我受了快要破坏的重伤,兄长跑去找他,恳求他给我手入,而他在意料之中拒绝了,但兄长因为气昏了头,当场砍了他一只手臂。最后兄长被他软禁了起来,我也没能得到修复,可能是因为兄长觉得自己没能保护好我,他便不再见我了。”

膝丸很痛苦地对日雨描述道,他和髭切已经做了很久的兄弟,髭切在想什么他还是知道的。而待在门外的髭切听闻,也默默的咬着嘴唇。脸色看上去很是不甘,很是愧疚。

日雨意识到在门外的髭切,沉默不语了许久。

“……你们啊,都傻的吗?”

“哈?”x2

膝丸和在门外的髭切异口同声地疑惑道。

“既然你们两个都没有什么过结,都很为对方着想的话,就早点面对彼此呗,在动漫里有很多兄弟就是像你们这样误会彼此,没有好好沟通,才会立起死亡FLAG。”

“死,死亡FLAG?”

“对,所以,干干脆脆,好好解除那多余的心墙如何啊?髭切。”

“…诶?”

“还真是被阴了一把啊……”

(拉门声)

“你也是挺机灵的啊,审神者小姐。”

“哦吼吼吼吼吼。”

“兄,兄长……”

我因为髭切拉开拉门使得阳光照明整个房间,我才得以看清膝丸的脸庞,他长的和髭切简直一摸一样,嘛,毕竟是兄弟嘛,又不是什么同父异母的兄弟……诶?好像哪里不对。

髭切看到在日雨面前,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的膝丸,轻轻笑了一下,然后他在看向日雨。

“审神者小姐,谢谢你的开导啊。”

“不谢,不过你们两都活了几千年了,怎么连这种道理都不懂啊?像个小孩。”

“也许,真是是你所说的那样呢,我再次谢谢你,主人,我在外面可以把你的心灵鸡汤听的一字不漏啊,而且因为主人你讲得很生动,我可是都快哭了呢。”

“嘿嘿~还好啦~毕竟我也不是白白被我妈灌输那么多年的鸡汤嘛………………………诶?”

“兄,兄长……兄长!”

膝丸慢慢站起来,他终于忍不住哭出来,然后他直接抱住髭切。

“兄长,兄长,兄长…兄长,兄长,兄长,兄长……”

“弟弟丸啊,你叫这么多次的话,我的名字都快兄长了呢。”

“我叫膝丸啊,兄长…”

“你,你们先等一下。”

“髭切和膝丸疑惑地看向正处于混乱状态的日雨。

“等,等等,我头脑现在很乱,首先髭切,你刚刚叫我啥?主人?”

“嗯,主人哦,因为审神者小姐念起来很长嘛,就叫你主人啦。”

“诶?诶诶诶?!”

“虽然经历过前任审神者的事后,我们对审神者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在和你交谈的过程中,我觉得你很不一样。”

“所以我和我弟弟,愿意认同你为主。”

髭切和膝丸很默契地一搭一唱,成功地把日雨搞得更混乱了。

“哈?诶?等!别乱叫啊!你们以为是SM啊!?”

“S…M?那是什么意思啊?”

“总而言之,请多指教啦~主~人~”

“不,不要啊啊啊!!!”


—————————————————

这篇文章一半我是抱着空白的心态写的,可能很烂又乱,就先说一声对不起啦~( ̄∇ ̄)/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