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十三)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诶?您,您被髭切和膝丸认主了?!”

狐之助从自己的狗血剧场中回到现实后,便回到日雨的房间,但是它才刚冷静下来,却又开始激动起来,原因则是此时还在用双手捂住整张脸的日雨。

“对啊……怎么办啊,我又不是S…也没有那种兴趣…”

“您清醒一点啊!这不是什么SM啦!而是刀剑男子认同您为主人啊!”

“我一点也不想成为什么主人…也不想拿鞭子打他们,然后点蜡烛让蜡油滴在他们身上啊……”

“都说不是那种主人!您别再关联到SM了啊!话说您知道的还真清楚啊?!”

“你们两个,又在搞什么啊?什么S不S,M不M的…这座本丸可是有很多短刀啊。”

歌仙拉开日雨房间的拉门,用在望着智障的眼神看着在交谈的日雨和狐之助。由于歌仙早就已经习惯这两个主狐之间类似耍宝之间的对话,所以他很是淡定。

然而日雨和狐之助可就不这么冷静了。他们一看到歌仙就立刻冲上前,缺乏冷静,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大堆话,导致歌仙也无法再忍耐下去。

(殴打声)x2

“冷静一点了吗?”

“是的。”

“非常冷静。”

“那么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歌仙的这句话就像是往导火线点火一般,日雨和狐之助再次失去理智,口齿不清地说了更多的话。

(殴打声)x4

嘭的一声,日雨和狐之助的头又长出了两个包,现在两人头上各自有三个包。

“怎么样?”

“是,这次非常冷静了。”

“头脑也非常清醒了。”

“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被髭切和膝丸认主了。”

“审神者大人被髭切和膝丸认主了。”

日雨跟狐之助这次终于冷静地同时说出两人混乱的来历。

“诶?什,什么?!你,你们认真的?还是审神者你精神错乱,幻想出来的吧?要不要我陪你去给药研看一下脑袋啊?!”

“我说,你都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啊…”

日雨既不满又不爽地说道。

“抱歉,因为有时候你真的傻得可以…”

就像只刚出生的小奶狗一样傻。

“你什么意思啊魂淡!!!”

“请不要生气,审神者大人,因为是事实。”

“啰嗦!而且狐之助你也半斤八两吧?!”

就在日雨还在和狐之助吵闹的时候,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虽然脚步声很轻,但还是被歌仙察觉到了。他立刻从日雨的桌子上拿了可以防身的剪刀,并且猛站起,挡在日雨的面前。

“歌仙?”

“嘘!”

日雨和狐之助听闻立刻用双手捂住嘴巴,他们随着歌仙的视线看向门口。

因为歌仙是上过战场的人,所以他很快就得知了到来的人抱有一丝丝的敌意,歌仙介入了警戒状态,死盯着门口即将到来的人。

(门外)

就在人影还差几步就快到达房间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刀刃挡住了人影的去路。

“!…没想到,挡住去路的人是您啊,加州殿下。”

身穿战服的清光靠着墙壁,看着左手刚刚涂好的指甲油的指甲,而右手则握着刀挡住路线,随后,他便看向人影。

“我也没想到,你会来雨的房间啊。”

清光站直了起来,对着人影摆出战斗的姿势,不知为何,此时的清光的眼神,像极了一名武士,就如同,他的主人,冲田总司一般。

“…您这是因为那位审神者修复了你,就默认她为主吗?”

“你在说什么话呢?”

“请不要装傻,我可是知道你每晚都会在她的房间守夜,况且我也看见你在她的后面跟着,默默守护着她。”

“别讲的我好像跟踪狂啊喂。“

人影轻咳了一声,再次说道:

“在这暗黑本丸,每个人都因为前任审神者的关系,想着要杀害她,免得往事重演。而以你的做法来看…不是认主,难道是想当保姆或是保镖吗?”

“话说得可真难听呐,我也还怨恨着那个人啊,而且我还是他的初始刀,吃的苦比你们还要多。”

“那你———”

“因为,我想开了,我,不,因为我们第一个见到的审神者是他,所以我们都误认为审神者都是像他那样。但我们错了,审神者不都是随他那样,雨那个笨蛋就是最好的例子。”

“……为什么你那么肯定?”

“秘密———还有,既然你都说我是默认雨为主了…那么我可就要好好保护主人才行啊,对吧?一期一振。”

———————————————

就到这吧,因为我缺乏灵感了,本想着偷懒个几天才更新的…但为了某位小天使,只能再更新了( ̄∇ ̄)

 @茗倾月 考试加油哦~⛽️别太勉强自己,尽力就好💪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