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一)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你好少女!恭喜你穿越了!”
“……哈啊?…………哈啊啊啊啊啊?!————”
我叫束日雨,束是姓,日雨是名,今年15岁,有着一头自然卷的黑发到肩和黑色眼睛,是个学渣吃货面瘫宅女,这样的我就算平常看再多的穿越戏,动漫,漫画,小说和游戏,也无法接受我穿越的事实。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我有很多想说的,总之我先问一下我是穿越到哪里了?”
“一个叫刀剑乱舞的游戏哦。”
“刀剑乱舞?”
这游戏怎么这么耳熟啊?……啊!尧文(朋友)一直说的那个乙女游戏!记得在日本好像很流行来着。
“那么请问…你是猫是狗啊?”
“我是管狐啦!而且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狐之助!”
你不停打量着眼前这只会说话的黄色狐狸,并叹了口气。在和朋友的交谈的记忆中,刀剑乱舞是一个历史的刀剑化为人,而玩家则是成为那些刀剑的主人,也被称为“审神者”。
“那你是要我打理本丸吗?”
“哦!没想到您的适应能力如此之好呀,没错,不过您与别的审神者不一样,需要您去打理别人的本丸。”
“别人的…本丸?什么意思?”
“其实需要您去打理的那间本丸的原审神者是一位十分凶暴之人,他的粗暴的举动使得本丸内的刀剑们全部黑化,而审神者也被杀了,那间本丸的黑化程度一直让时之政府苦恼不已,就在这时,您被选中成为那间本丸的新主人了。”
沉默——————
“哈啊……真没办法啊。”
“诶?…您!您愿意接受吗?!”
“都穿越来这了还不做就是立起死亡FLAG的节奏啊。”
“死,死亡FLAG?”
“总而言之,你叫狐之助没错吧?从今以后多多指教了。”
“……彼此彼此哦!日雨殿下!”
狐之助开心地笑道。
—————————————
“…嘿诶,这里就是本丸啊……还挺大的啊。”
换上巫女装的日雨感叹地看着跟豪宅尺寸相似的建筑物。
“毕竟刀剑乱舞里的全部刀剑都住在里面嘛,也因此很难控制住里面的刀剑。”
狐之助躺在日雨的肩上无奈地说道。
“诶!?全!全部?!真的假的啊…那这么大的建筑物也不奇怪啊。”
日雨小心翼翼的打开大门,再小心翼翼的关上,深怕被人发现。
“怒我直言,您的举动很像小偷哦。”
“这里是暗黑本丸啊!而且你说过这里的原审神者被刀剑们杀了!我不小心一点就稳稳的被秒杀啊!”
日雨走到家门,心中不禁想着从今以后自己就得每天面对这扇门。
…我还真逊啊,刚来不到一个小时就想家了。
日雨悄悄的打开家门,再轻轻的关上后便脱鞋进屋观察。日雨如同在旅游般在走廊到处游荡着,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这里还挺脏乱的,没好好整理吗?那些刀剑们是怎样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啊……待会儿来好好大扫除一下好了。
突然间,日雨看着有刀痕的墙壁,便抚触着。
“这可真是惨状啊……”
日雨眯着她黑色的眼睛,轻轻抚摸着墙壁。
“狐之助。”
“怎么了嘛?”
“你说,那些刀剑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诶?”
“突然从刀变成人,这本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但是却被主人那样对待着,使得自己自然而然的就黑化了,那种心情…是怎样的呢?……”
“日雨殿下…”
“让我不经想起动漫那些著名的黑化代表人物啊。”
“结果您就只想说那个吗?!”
“诶嘿嘿嘿~”
“你,你是谁?”
一个低沉的男声从耳边传来。
!不妙!被发现了!
日雨猛转身到身影的来源,然而她却看呆了。一个黑发的男子正受着惨不忍睹的伤,仔细一看,男子的脚下有一滴滴的血。
“回答我…!”
男子抽出了刀,对着日雨,但日雨此时此刻却丝毫感觉不到恐惧,代替恐惧的是……心痛和悲伤。
“加州清光?你这身伤是?”
狐之助也惊讶的看着眼前被称为加州清光的男子。
没想到那位审神者对刀剑的伤害竟然如此的严重…也难怪刀剑们会黑化……
“喂!你没听到吗?!你到底是什么人———”
加州清光语音未落,就毫无心理准备的被日雨推到在地。
“…你!……”
“都伤成这样了就别勉强了啊魂淡!狐之助!你说过我可以用灵力治好刀剑对吧?!怎么用!?”
“啊!集中精神就好了!”
“喂,女人!你到底要做什么!”
“给我安静的待着别动!”
日雨双手握住清光的手上,集中着精神,慢慢的,从日雨的手中浮现出了淡蓝色的光芒,而那光芒也掩盖住清光的身体。
“……何等的灵力啊…”
狐之助在一旁惊讶地,感叹地说道。清光也惊讶的看着日雨。
“…你,为什么要?”
“救人还需要理由的吗?而且你都成这样了,不用灵力治疗你才奇怪吧。”
清光的目光停留在日雨专注的样子,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前主人在他重伤的时候,不但不用灵力治疗他,也不让他进手入室,而是让他继续出阵,使清光对所有的审神者没什么好感,但眼前的这个人类女孩不但担心自己,还用灵力治疗他,现在发生的一切让他无法在脑中整理。
过了一会,蓝光消失了,这代表着清光已有被治好了,这让日雨松了口气。
“咿呀咿呀,真是出色的灵力哦。”
“是,是吗?谢谢。”
日雨害羞的抓了抓头。而清光则慢慢起身,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自己从未想过自己身上的伤和伤痛会被治疗。
“啊,你没事吧?还有哪里痛吗?”
“……嗯…你都治好了。”
“呼——太好了…”
清光看着日雨安心的笑脸,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红晕,并移开了视线。
“有狐之助在身边…你是新来的审神者?”
“嗯,没错,我叫——”
“啊啊啊!!!不能说名字出来啦!”
狐之助一旁激动的阻止道。
“诶,不能的吗?”
“作为审神者,不让刀剑知道名字是常识的吧?”
“是这样的吗?”
清光表示:……-_-|l|
“那么,突然推到你很抱歉,我是新来的审神者,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审神者的使命之类的玩意儿,但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啦,加州清光。”

评论(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