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十五)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在狐之助说完之后,日雨和一期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两人都为了避开视线而同时低下了头。

一旁的狐之助稍微低了低头看着日雨。

日雨:(///—///)

然后狐之助又抬起头看向一期。

一期一振:(///_///)

狐之助:你们两搞神马啊,这不让我更尴尬了吗,请问你们两位这样无意识的放闪,有木有考虑过在一旁的我的感受?

就在狐之助在心中默默吐槽的时候,一期一振便一副鼓起勇气的样子,猛抬起了头,直视着日雨。

“审,审神者大人!”

“我!我在!”

一期收起了刚刚害羞的样子,严肃认真的慢慢跪坐下来,随后,他低下了头。

其实,在他知道五虎退和药研跟日雨有所接触之后,他恨不得想要立刻斩杀日雨,避免悲剧再次重演。

但是在一期见到日雨的眼神之后,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并决定以兄长的身份,来向日雨提出了这个要求。

————我可以像加州殿下和歌仙殿下一样……相信眼前的这位少女吗?

“那个,是什么事呢?”

“不知你是否知晓…吾等粟田口派,有许多的短刀,他们,也是我的弟弟。但却因为前任审神者所做所为,导致他们现在都深受着,即将破坏的重伤。”

“破……坏?”

日雨用疑惑的目光看向狐之助,而狐之助也很快就注意到并进行解说:

“如果刀剑男子深受重伤,就会如同刀一样破碎,就好比人类受到重伤,会死去一样。“

“哈啊?!这,这么严重?!那得快点才行啊!一期,你的弟弟都在哪?”

“你,您愿意帮我这个请求?…”

“那当然啊!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给你们手入的不是嘛!”

一期听闻后,他露出了许久不见的微笑,缓缓站起身来。

“这边走。”

—————————————————

「不想出阵的家伙,就刀解换资源,或合成加技能。毕竟你们,也只有这些用处。」

可恶……这家伙…如果我有力量杀了他的话,早就下手了…!这样的话,不管是一期哥,还是乱他们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但我,太弱了。现在也是,只能老老实实的躺着给药研照顾,可恶!好不甘心啊,真的,好不甘心啊……

“—————厚,没事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哦。”

一期哥?又给你添麻烦了…吗?

“麻烦您了。”

“哦!交给我吧!”

诶?女孩子的声音?怎么回事?听上去也不像是乱啊。

温柔有力的女声在厚的耳边回响着,随后,厚感觉到了身体痛楚正慢慢减少,体内也暖和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久,厚缓缓的张开眼睛,但眼前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厚!!你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哪里痛!?眼睛看得见了嘛!?”

“兄弟…厚他的眼睛还缠着绷带……当然还看不到。”

“啊,对哦!”

久违的听到鲶尾那元气满满的声音和骨喰那依旧冷静的声音,使厚忍不住湿了眼眶。而他也感觉到了有人正在帮自己解开绷带。慢慢的,他终于看到近在眼前的一期了。

“厚。”

“…一期哥……我。”

“嗯,你现在看得到了哦。”

厚猛起身,触摸自己因为战斗,而失明的眼睛。厚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赶紧抬起头看看四周,自己原本重伤的兄弟们,现在都和自己一样,被治好了。

“一期哥,这到底是……”

“审神者大人!”

“大将!”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厚,众人纷纷看向声音的来源,看到的是着急的药研,眼中含着泪的五虎退和狐之助正围绕着因为疲倦而慢慢褪色的日雨。

“审,审神者大人!您不要死啊!请您醒醒!”

“睁开眼睛!保持意识啊大将!”

“审神者大人!你清醒一下!您还有一大堆的公文没写呢!”

“狐之助,你丫也太狠了点吧…我都这样了还不忘记让我写公文……”

“那是必须的!”

“一期哥,那是?”

厚看向一期,疑惑问道。

“她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就是她救了你们哦,但是她现在因为给你们手入而灵力使用过度所以变成那样,因此你们大家待会儿可要好好谢谢她啊。”

一期给因为重伤而在房间休息,所以没有见过日雨的弟弟们说明的同时,厚等人都看出了一期的眼神透露出连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笑意和温柔。

“新的…审神者……”

“新的……主君吗?”

前田和平野看着日雨,也许是因为他们知晓日雨是新上任的审神者的缘故吧,他们高兴地笑了起来,眼里含有藏不住的笑意。

“不知道会不会喜欢打扮呢~”

“切~不是人妻啊。”

“抱起来感觉很舒服,很温暖的样子~”

“但个子好像挺高的啊。”

乱期待的微笑着,而包丁虽然嘴上抱怨着,但他忍不住上扬的嘴角还是表现出了他的开心。信浓趴在后藤的背后,坏笑了一下,而后藤则是打量着日雨,不甘心地嘟嘴。

“她貌似可以信任。”

“哦?我还以为你会警戒她呢。”

“就,感觉上…兄弟你怎么看?”

“嗯————看上去也不是坏人……而且既然一期哥让她给我们手入,就代表一期哥相信她,所以我也觉得她可以信任哦!”

“不,不知道会不会愿意陪我去看天空呢。”

“看上去也没有很有钱啊~”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很有亲切感啊……”

鲶尾和骨喰看了看日雨,随后便对视一笑。秋田则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日雨。而博多眯了眯眼睛,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毛利一副找到同好一般,高兴地说着。

可能是因为被日雨手入过,又或者是因为一期对日雨的信任的缘故,大家都对日雨放下戒备,并为日雨的到来而感到高兴。

“我说,能不能来个人整理被褥一下,让大将好好休息一会儿。”

“啊,我!我来帮忙!”

前田积极的举起手,然后他从橱柜拿出被褥与枕头出来铺好。药研见状便将日雨抬到被褥上躺好。日雨躺下不久,便缓缓的从被中伸出手,并看向狐之助。

“狐,狐之助…”

“我在!我在这里!”

“在最后的最后,我有话想对你说……”

“是什么?”

狐之助带着哭腔问道。

“你特么的是哪张嘴说过几天就会适应使用大量灵力的……啊…”

“审!审神者大人!!!————————”

“呜哇哇哇…”

“不,你冷静一点啊,大将只是睡着,又不是去世了,更何况你吓到退了啦。”

“今天就让审神者大人在我们房间休息吧,大家没意见吧?”

“没意见~”

在一旁沉默许久的鸣狐不知不觉已经在日雨的旁边跪坐着,鸣狐盯着睡着了的日雨看,并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在日雨的耳旁小声说:

“谢谢你。”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