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三)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里面的人都是刀剑没错吧,虽然只是一瞬间,但看我的眼神真是超级不友善呐……有点怕怕的…但我得进去,不然可能会被安定先生切成鱼片,啊啊———该怎么办啊。
“喂,你……是壁虎吗?”
清光看着日雨双手黏住拉门不放,不由自主的想到同样是黏在墙上的壁虎。
“你说神马?!你才壁虎!你全家都壁虎!”
“…噗!”
安定像是忍不住般笑了出来,使已经很久没见过安定笑的清光大吃一惊。
“安定?……”
而安定也很快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轻轻咳了一下,脸再次挂上冰冷的表情。
“废话少说,你快进去吧。”
“我. 不. 要。”
安静—————
“哈啊?!你才没有拒绝的权利!快给我进去!”
“才不要!里面的人单单用眼神就可以杀人了!要我进去什么的绝对办不到啊!”
“多说无益!你给我进去!”
“不要!你行你上啊!有本事你走前面呐!不然我觉得我一进去就会立刻被众多眼神秒杀掉!”
因为安定实在是掰不过日雨,只好无奈地拉开拉门走进去,身后跟着的是抱着狐之助的日雨和还在拼命忍笑的清光。
里面的刀剑们有一些在日雨进门之后就一直低着头,使日雨感觉到一丝丝的不对劲,但其实他们只是和清光一样拼命的在忍笑,因为只隔一扇门,所以他们把安定和日雨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清光和安定则和其他刀剑男子们一起坐下,日雨见状后便慌张了起来,而她看到在大厅最里面有一张坐垫,便立刻跑前坐下,当日雨坐下后直视前方,就看到了一群人目不转眼的看着自己,像是在打量猎物一般。
“……我。”
就在日雨开口说话时,部分的大太刀,太刀和打刀便开始提防着,纷纷准备拔刀。
“我脸上沾到东西了吗?怎么大家一直在看我?”
再次安静—————
狐之助:……这天然呆的程度…
“咳哼,那么,你就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吗?”
“啊,嗯,对,没错。”
“可以告知你的名字吗?”
告诉刀剑们名字的话,审神者就会被下诅咒,就在狐之助担心这点时————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不应该先说出自己的名字吗?”
这句话,使在场的刀剑们都感到惊讶,包括狐之助,但狐之助立即反应过来。
狐之助:审神者果然是天然呆吗。
“啊哈哈哈哈哈,也是呢,我叫三日月宗近。”
“啊,我叫……诶,审神者可以告诉刀剑名字的吗?”
“当然不可以呀笨蛋!”
“你说神马!?说别人是笨蛋的人才是笨蛋呢!你这只笨狐狸!”
正当三日月轻啧一声,以示可惜的时候,日雨如同想到了什么般。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用什么来叫我的话,就叫我雨吧。”
“审神者!”
“没事的啦,狐之助,毕竟他都告诉我名字了,我不告诉他就有一点没礼貌了不是吗?”
“但是您也不能!”
“好了啦好了啦,别那么古板嘛,会变老的哦。诶———那么。”
日雨直视前方,十分正经地看着刀剑们。
“初次见面,我是新上任的审神者,你们可以叫我雨,我作为审神者还不是很成熟,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也不知道你们一部分刀的名字,不过从今往后,还请你们多多指教。”
说完后,日雨便深深的鞠躬,这举动让狐之助和刀剑们有些不知所措,所以场面很安静,没有人说什么,也没有人把视线从日雨身上离开过。没过多久,聚会就结束了。
“我看看…这里是饭厅,这里是庭院,哦,原来这里有稻田的啊,可以种蔬菜水果和植物呢。”
“审神者,这是?”
“这是本丸的地图,跟时之政府拿的,毕竟这里太大了,我没有自信不迷路啊。”
“审神者,是路痴?”
“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也说的太直白了吧,狐之助。”
“诶,我刚刚没有说话啊。”
“嗯?……那么是……”
日雨和狐之助转过身,看到的是穿着内番服的清光。
“哟。”
“清光!你怎么在这?”
“这里是我家,我不在这还能在哪?”
“嗯———也是啦,对了,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
“如你所见,伤口都如同灰尘一样不见了。”
“是吗…那就好,不过这所本丸的人伤得都好重啊……可以帮他们手入就好了…对了!用第一次见到清光那样推到!”
“那个方法你还是算了吧。”
“额———也是啊,那还有什么办法呢?”
“你还是算了吧,这里的刀剑因为前主人所以都不信任你,你还是先考虑保护自己比较好吧。”
盯————
“干,干嘛啊?”
“清光你真温柔啊。”
“…………哈啊?!”
“因为你特地来提醒我啊。”
“才!才不是!只是之前欠你一个人情人罢了!”
“是吗?…那我走了。”
清光看着走远的日雨,叹了口气,自己也转身离去。
——————————————————————
“喂,狐之助,明天我们来大扫除怎么样?”
“就我们两个?”
“嗯……毕竟很难开口叫他们帮忙啊。”
日雨透过眼角看到远处有某种白色的物体,转头看去,看到的是有一个小孩子倒在庭院。
“————喂!你没事吧?!”
日雨不顾穿鞋,赤脚踩到泥巴,直接奔向小孩身边,包围着小孩身边的五只老虎仿佛看到救命稻草般不断地叫。
“这是…粟田口的短刀之一,五虎退呢,这还真是严重的伤啊……”
“短刀?那不就是小孩子吗!?”
日雨看着伤得很严重,名为五虎退的小孩,丝毫不犹豫地抱起。
“审神者,我去通知五虎退的兄弟。”
“好!麻烦了!”
日雨再也没说话,直奔向手入室,五只小白虎也紧跟随在后,在日雨跑的过程中,耳边听到了五虎退痛苦的喘气,使她愤怒的咬了咬牙。到了手入室后,日雨轻轻的将五虎退放下,并握紧他的手。
“好痛……好…痛……”
五虎退流出了泪水,日雨见状后便轻轻地擦掉,温柔的摸了摸五虎退的头。
“没事了,很快,就不痛了,再忍耐一下。”
日雨说完后就集中精神,淡蓝色的光包容了五虎退,从狐之助那儿得知此事的一期一振赶来时,他看到这场面后,他便一直注意着日雨,深怕她对五虎退做什么。
过了大约几小时后,五虎退的伤才完全治好,这让一期一振深深的叹了口气。
“审神者,辛苦您了。”
“……”
“审神者?噗哇啊啊啊!!!”
日雨突然倒下,狐之助见状后则用头用力过度支撑着日雨,但由于体型的差距,狐之助显得很吃力。一期一振看着五虎退,再看向因灵力使用过度而倒下的日雨。
……只有这一次,应该没事吧,毕竟她救了五虎退。
狐之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变轻,它抬头一看,看到了一期一振以公主抱的方式将日雨抱起。
“一!一期一振!你想对审神者做什么?!”
“她救了五虎退,所以我会帮她,但,只限这一次,我带她回房间,你替我看好五虎退。”
“诶,等!”
一期一振不理会狐之助,离开了手入室,在抱着日雨时,一期一振看到她那沾到泥土的脚,他想象了日雨救起五虎退的画面。
“……一下是奇怪的宣言,然后又是对刀剑的关心,这种事…本来不应该发生的啊……哈啊,真是让人猜不透的审神者啊。”

评论(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