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四)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文笔烂,请见谅
-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怎么感觉身体挺重的啊,头也有点晕,诶等等,莫非这是传说中的……鬼压床?!真的假的!?我记得我不是那种灵异体质才对啊!而且鬼什么的,鬼什么的……
“我可是超级讨厌的啊!!!”
“审神者!您醒来了!”
“哇啊!?”
嗯?……除了狐之助…怎么还会有男孩子的叫声?
我睁开眼睛大叫了之后勉强抬起上半身,再看向我那还动不了的下半身。有两只小白虎在我的肚子上看起来很舒服的躺着,我的双脚上则有两只小白虎在玩闹中。
……这是什么情况啊现在?
我才发现我正躺在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铺好的床上,而旁边有一脸安心下来的狐之助和中午救下的短刀,名字好像是……五虎退?
“非!非常抱歉!”
当我看向他后,他一边抱着一只小白虎一边对我深深的鞠躬,然而我却是懵逼当中。
“……哈啊?”
“我的老虎们给您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您如果要处决!请您处决我吧!所以请您高抬贵手!放过———”
“等!停停停停!暂停一下,你先把脸抬起来吧,我又没有在生气,你这样子我的罪恶感都快爆表了啊。”
我无奈的看着正在发抖的五虎退说道。嗨…前任的审神者到底对这些刀剑们做了什么啊?就连这么小的小孩子都有心灵创伤了。
“您,您真的没有生气吗?”
“没有生气哦,比起那个,能不能帮我把我身上的四只老虎拿下来啊?我觉得我再维持这个姿势的话我就快抽筋了……”
“好,好的,没有问题。”
即使五虎退把那四只小白虎从我身上拿下来,但是它们依然没从床上下来,还跟五虎退抱着的老虎一起呆在床上玩耍,五虎退见状立即慌张了起来,一脸快要哭泣的表情看着我。
“审神者,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哦,抱歉让你担心了,狐之助。”
我以摸猫的方式抚摸坐在床边的狐之助。而狐之助似乎没发现到的享受着。
“对了,我怎么会昏倒?”
“可能是因为您才刚上任就运用了大量的灵力吧,大概过几天您就会习惯的。”
“哼嗯——审神者还真是挺麻烦的职业啊,不过话说回来,你叫五虎退没错吧?身体怎么样了?”
“啊,多,多亏您,我已经完全康复了。”
“是吗……不过头还是有点晕呐——我睡了多久?”
“您昏倒的时候大约是下午1点左右,而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了。”
“哈啊?!我睡了这么久啊?啊啊…晚上肯定睡不着了———不对现在就已经是晚上了。”
咕噜噜噜———
日雨:……(默默抚摸着肚子)
狐之助:……(默默转头)
五虎退:……(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虎们:?(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说起来我好像连早餐也没怎么吃到就穿越过来了啊可恶,肚子好饿———
“对了,不是有厨房吗?”
“诶?”
狐之助和五虎退异口同声的疑惑道。
厨房———
“厨房都是一些日本比较复古的厨房用具啊,不知道我会不会用,上面都沾上灰了,看上去也没怎么用过。”
“我,我们的饮食一直以来都是由烛台切先生和歌仙先生负责的,不过因为前任主人的缘故,我们就……”
“没有吃饭了?”
五虎退轻轻的点头,虽然付丧神不用吃饭,不过难得获得了身体,还是想要像人类一样生活,然而五虎退甚至连最后一次和大家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都忘记了。
一想到这点他还是忍不住流出了眼泪,随之,一阵切食材的声音吸引了五虎退的注意力。
“那,那个,审神者大人?您在做什么?”
“在煮吃的,如果你也要吃的话就呆在饭厅,狐之助你也是呆在饭厅等我。”
五虎退没有听日雨的话到饭厅去,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日雨做饭的过程,随后他便把注意力放在日雨身上。
日雨用放在口袋里的黑色橡皮筋把她那到肩的黑发绑成低马尾,跟烛台切和歌仙比起来有些不熟练的烹饪技巧正努力的在做料理。
“嗯,做好了,嗯?你还没去饭厅啊?”
五虎退先是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在日雨料理做好了,她戴上隔热手套后便拿起装着料理的锅子,和五虎退跟他的小白虎们一起到饭厅去,狐之助早已在饭厅等候多时。
日雨打开锅盖,一阵热烟飘出来后五虎退才看清里面。
“审神者大人,这是,粥?”
“嗯,加了排骨和白萝卜特制粥哦,这是我妈妈发明的菜谱,虽然因为是我煮的,所以外表看上去有点怪怪的,不过味道我是可以保证————的?”
“等等,审神者,您的中间停顿了一下吧?”
“啊…不会吃死人的啦。”
“会死人的吗?!”
日雨无视狐之助的吐糟,用洗干净的勺子盛一些粥递给五虎退。
“呐,吃吧。”
“谢,谢谢您。”
!……这碗粥,好温暖啊…
五虎退拿起勺子轻轻的搅拌着粥以便散热,然后盛起一口粥吃下。
“味,味道怎么样?”
“非!非常美味!”
哇啊……这个笑容…我终于明白正太控的感受了,不过,这孩子终于露出笑容了。
夜里的饭厅,虽然吃了粥后感觉很温暖,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心的某处也暖和了起来。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