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悦

咸鱼一只,请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家的暗黑本丸(七)

-此文是我的脑补
-自创婶婶(以我的一个朋友为原型)
-新人发文,不喜勿喷
-文笔烂,请见谅
-如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

—————————————————————

“你,你说什么?!!!————————”
早晨的暗黑本丸突然间被一阵响亮的声音回绕着,而声音的主人便是身为审神者的日雨。
“这个侍寝是怎么一回事?!狐之助你到底去时之政府干了什么啊!?回来就给我报告这么刺激的事!搞事情啊!”
在房内,日雨生气的狠拍从狐之助接过的纸张,平常因为面瘫的关系而看上去很平静冷漠的黑色眼瞳今天异常的明亮。
“额…我也问过这是不是搞错了,结论是时之政府的失误,但由于无法修改回来,所以只能照做了……”
“照个大头鬼啊!!纸!给我拿纸和笔来!我要写投诉信给那什么时之政府!”
“请冷静下来!现在您的脸扭曲到面瘫人设快垮了!”
(拉门声)
“审,审神者大人,您怎么了吗?”
“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看起来好像很生气。”
“五虎退,小夜?”
日雨一看到两个短刀小天使的容貌便慢慢冷静下来,并一脸苦恼的坐在坐垫上。
“也没什么啦,对了,小夜,我记得你好像是因为复仇而产生的刀来着?”
“啊,嗯,是的。”
“那么有时间的话,借我你的短刀吧,过了今晚后我想去某些地方找人复仇。”
“诶?”
“喂喂,审神者向他人复仇真的没问题吗?”
歌仙用一只手拿着早餐,然后再用另一只手将拉门拉的更宽阔以便进来房间,并吐糟道刚刚听到的话题。
“歌仙,早啊。“
“嗯,这是今天的早餐,吃吧。”
“抱歉啊,老是麻烦你做。”
“也不会啦…是你救了小夜的谢礼,而且你现在可是处于成长期,不吃多一点会营养不良的。”
“是~那么我开动了~”
“那个,审神者大人,刚刚的话题,您打算…”
“……切,没办法,只能照做了。”
“发生什么事了?”
“啊,那啥,因为政府那儿出了些失误,我今晚得开侍寝番,当然只有今晚,但我绝对,绝对会写投诉信给我敬爱的寿司(上司)们的!”
“审,审神者大人的脸变得好可怕……”
“这真是充满着怨恨的眼神啊…”
“不不不,小夜你别一脸佩服啊,不过要侍寝的是哪把刀?”
“今剑,嗨……我连他是男是女,是大太刀还是打刀都不知道啊…”
由于日雨还在烦恼不已,使得她完全没看到一直在房外偷偷看着她的清光。
“…这下惨了,她算是和三条派的人杠上了。”
石切丸和小狐丸他们还好…但重点是三日月和岩融啊,三日月本来就是本丸内黑化最为严重的了,而岩融则是相关到今剑的事之后就会几乎失去理性,两个都很不好办啊———
“只试试和三日月他们商量一下了。”
毕竟,如果就这么让那个审神者死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啊。
————————————————————
非常抱歉没更文那么久,但是我!我!我终于从名为地理project的地狱之中活过来了!感觉从此不能再愉快的上地理课了……( ̄д ̄)

评论(5)

热度(48)